幾位大學生開設售賣過期食品超市,只為從堆填區拯救仍能入口的食物,並教育大眾減少食物浪費。但過期食品真的能吃嗎?且聽聽他們的解釋。

「無陰功呀,賣埋尐過期嘢!」
「後生仔,過期食品,會唔會食壞人呀?」
「你哋真係廢青,賺黑心錢!」

在觀塘工廈「駱駝漆大廈」,每逢假日都水洩不通,因為這裏不僅是貨品以批發價供應的熱點,還有比市價略平的生蠔、刺身、紅酒及巴拿馬火腿等高價食材。大廈有一家小店名叫GreenPrice,食品價錢比批發店更便宜,包括十蚊三包的韓國撈麵、 廿蚊一大桶英國白朱古力……都是低於市價四折的外國及本地食物,叫我們這些饞嘴的OL喜出望外。但看真一點,食品上的日期標籤,全都過了「最佳食用日期」或 ” best before” 約一至兩個月……客人於是經常有以上「指控」。

賣過期食品,不怕被控告嗎?不怕食壞人嗎?年輕店員微笑着請我試食,「你看看味道、質感有沒有問題,有否『中伏』?」

不如就一邊試食,一邊聽聽三位大學生開這間過期食品超市的故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erence (韓駿謙),香港大學工商管理系學生,GreenPrice業務發展經理

“ 香港人從小都被灌輸「過期食物就要掉」的觀念,我們要改變這個根深蒂固的想法,減少食物浪費。”

 

我是Terence,在HKU讀BBA,暑假後將升Year 3。

我一直對環保很有興趣,以前在「惜食堂」做義工,把剩食煮成的餸菜派給長者,在那裏聽到香港人每日丟掉約3,000噸食物,當中包括沒有開封的過期食物、品質良好的蔬果、吃剩的食物等,不單浪費,也令堆填區增加負擔。當時我一邊幫街坊裝飯一邊想,「有沒有更好的方法,去減少食物浪費呢?」

直至去年年初,我參加了Good Seed計劃,就是讓年輕人一起想想有什麼新的想法,創辦社企去改變社會的課程。我順理成章加入當中的環保議題組,認識大學生Cherissa、Ben,和快將畢業的Alison;碰巧我們四人都是商科人,比較投契。

大家在Good Seed的課程中,有次邊吃零食邊談天,想到自小長輩教落「過期食物食壞人,唔駛問都要掉去垃圾桶」,但近年又有許多環保人士倡議,食物只是過了最佳食用日期仍可食用。那不如找找研究資料,看看「最佳食用日期」和「此日期前食用」的分別,看看過期食物是否可以吃?因為大學生無嘢叻,最叻找資料嘛!(笑)

我們發現2014年地球之友曾跟香港浸會大學曾進行一項研究,即使食品已經「最佳食用日期」數月,食物含菌量仍達食物安全中心所定的最高標準,原來「最佳食用日期」並不是食物的死線,吃了也不會影響健康。同時法國數年前早已討論取消「最佳食用日期」標籤的可能性,認為這或可阻止大量食物被丟棄;而英國更有一間專賣「最佳食用日期」的網上超市Approved Food,每年生意額高達數百萬英鎊,丹麥也有一間叫Wefood,很受當地人歡迎。

但,在香港會不會犯法呢?我們又找法律資料,發現售賣「此日期或之前食用」(Use by)的食品才算違法,但售賣超出「最佳食用日期」(Best before)的食物則不屬違法。

GreenPrice常放置這個解釋「最佳食用日期」和「此日期前食用」的小黑板。(圖:GreenPrice)

我又聽聞,本地一些超市會把還有半年才到「最佳食用日期」的食物下架,退還給供應商,讓它們在貨倉中白白放置,然後丟掉 —— 食物沒有錯,為什麼要被放棄?真的令人很嬲。

咦,突破了這麼多「盲腸」,似乎我們都可以參考外國例子,開一間社企,賣只過「最佳食用日期」不久的食品超市喎?於是我們寫了一個proposal,在Good Seed計劃完結前present。

結果,我們勝出了,同時獲得SIE FUND10萬港幣的社企創業基金

拿着這10萬,我們幾個大學生很興奮,但一想到要找店舖、入貨、營運及分工,而且還要返學,就很頭痛……能等多幾年,待我們都畢業了才搞嗎?

不,香港每天都有大量食物被丟到堆填區,浪費問題實在迫在眉睫;而許多人也對「此日期或之前食用」食品有太大誤解,真的不能再等了。

知道朋友的朋友貨倉兼辦公室,星期六日閒置不用,他們願意只收取我們每月幾千元租金去存貨及營業,於是就在去年12月,開始了GreenPrice。

當初真的很慘,一些食品供應商不明白食品即使已過「最佳食用日期」仍有價值,不肯供貨給我們。另外為怕別人當我們是「𡃁仔」而不肯合作,於是我們隱瞞學生身分去傾生意。起初我們只在網上賣貨,生意不太好;去擺市集,甚至連百幾蚊生意都沒有,租枱費也蝕了。又有客人一聽到我們賣過期食品,就罵我們是「廢青」,賺黑心錢

跟一年換一次莊的學會不同;做生意,是一條不歸路。

 

Chereisa (洪詩瑩),香港城市大學會計系學生(圖左),GreenPrice會計經理

“ 許多人覺得大學生做生意是鬧着玩,但當看到我們的認真,就會明白和信任。”

 

我是Chereisa,暑假後升Year 4。我沒有上莊,一直專心讀書;因為修讀關於營運社企的科目,去年就參加Good Seed計劃,跟他們認識了,後來一起開了GreenPrice。

草創時很艱難,單單入貨已是一大問題,逐家逐戶拍門請求入貨也無人理睬。幸好我讀城大,搭路認識了大學的食物供應商,他們認同GreenPrice理念,把已過最佳食用日期的食品賣給我們,後來就有多些供應商信任我們,成功入貨。

我們買貨,定了一些準則,例如不賣超過最佳食用日期後三個月的食物、不賣容易變壞的奶類及主糧,也多入口外國有機食品等。我們也希望基層街坊負擔得起優質食品,所以一般都定價比市價四折甚至更低。當然,我們都試食過,沒有問題、味道好才賣啦!幸好沒有變胖呢。

但我們以前常入錯貨。有時入太多,囤積了;有時又供不應求。最好笑是,我們以為店舖會很受年輕人歡迎,但他們其實只會去便利店買零食,慢慢發現原來OL和太太們才最愛來購物,餅乾、朱古力、糖果、杯麵就最受歡迎。而囤積的貨,又過了「最佳食用日期」三個月,我們就捐給社區組織,總算沒有浪費。

面對客人,我們更要花時間耐心解釋,讓他們在店舖試食過夠、沒有拉肚子才放心購買 —— 因為開這間店就是為教育大眾,每次解釋、說服,就是減少地球一個人浪費食物,很重要的。可幸每次說完,客人都會明白;有次更有一個婆婆特地搭很久車來,說很欣賞我們呢!

市集是讓大眾了解已過「最佳食用日期」食物的平台。圖左的Alison是創辦的四人之中,唯一剛畢業和成為全職員工,訪問時碰巧去了旅行。(圖:GreenPrice)

我們幾個大概一星期返學兩至三天。四人的分工是這樣的:我負責會計,Terence說話叻負責公關宣傳,Ben有興趣IT就負責建立入貨系統及營運,Alison則專責採購,加上她剛畢業,就做全職店員。

GreenPrice盤數如何?因為星期六日在貨倉外開了實體Pop up店,我們又常去學校、機構及社區中心分享,開始愈來愈人認識。現在我可以有信心答你,Alison每月有糧出,我們三人亦有少許津貼;生意開始步向收支平衡,也希望將來擴展GreenPrice的規模,令它sustainable 。

不過,有時也超累的。

我每晚都要回來埋數,有時自己一個會留到半夜一點。但能夠學以致用,我覺得很有意義,因為真的在幫助地球啊!而且讀書成績好,也不代表可以實踐知識和理想。

 

Ben(蘇漢熏),香港大學經濟及金融系學生(圖右),GreenPrice營運經理

“跟幾個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才可以成就這件「癲」的事。”

 

我下年升Year3,在GreenPrice負責營運。營運是做什麼?大學沒有教你的,書本教的理論都是宏觀的全球經濟體系分析,怎會教你開一間社企小店?

我們都是上網找資料,學習一間店的經營方法。像我,就自己設計了一個入貨、存貨的電腦system;同時也要做物流,去收貨送貨。因為省錢,常常一個人又要叫van又要推車又要運貨;去市集更辛苦,要帶同貨物、貨架、易拉架等,有時因為大家都要去不同市集或看店,只得一個人去做,真的超辛苦。

我自己起初更難以平衡學業、拍拖以及在GreenPrice的時間。去年9月是Year 2第一個學期,要準備開業,幾乎天天處理GreenPrice的事情,跟家人、朋友、女朋友相處的時間非常少,又常常忘記交assignment,試過兩、三次過了deadline,我以前交功課都很準時的!(抱頭)

慢慢到了第二個學期,適應了返學返工的節奏,也學會把所有要做的事情記在schedule,便不再忘記重要的功課,成績也竟比之前好。不過,我的大半副心神都已放在GreenPrice,例如上課聽到一些企業例子,會想能否把當中的營運方法放到GreenPrice呢?吃飯時會想,如何拯救更多食物呢?供應商打電話來,也要立即奔出課室接聽。

「此日期前最佳」(best before),意思是食物過了這限期,只影響味道質或質感。日本、台灣會用「賞味限期」。但即使過了「此日期前最佳」,還可以食用啊。

最多時間,是思考改善GreenPrice刻下的問題。是的,因為開店才大半年,出錯都很難免,例如送錯貨、入錯貨等……這是我們第一次營運一盤生意,更是香港第一間過期食品超市,兩件事結合在一起,總會犯很多錯、碰很多釘。還好我們四人都很樂觀,抱持trial and error的想法,大家還年輕嘛,可以接受新事情、新經驗,也很願意解決問題。

更重要的,是我們四人會互相補位,彼此幫忙,什麼也落手做。星期一至五Alison跟我們其中一兩個會留在店舖,逢星期六日大家則一同看店,但平日遇上問題定會「攤出來講」。我相信,跟他們在一起,我才可以做到這件事 —— 竟羸得創業基金,再拯救被遺棄的過期食品,還要公然售賣,人人都認為我們是癲的!要是沒有他們,我一個人又怎能成事?

不過,當然要有客人支持,開店至今,GreenPrice已拯救了逾三萬七千件食物

當大家一起,做一件小事,就可以為地球減輕很多負擔啦。

 

(全文完)

Text by Gi
Transcript by Kel
Edit by Dy
Photo by Andy
Video by Ball + Angel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開一間改變世界的小店 II 之 當大學生去做生意」 系列

最近認識了一些大學生,他們不止用暑假,更用上一整個學年,甚至整個大學生涯,來一次長途的冒險 —— 搞生意。透過一間小店,他們在改變社會和學習之間作出種種嘗試,既要顧及客人需要及壓力,又要面對交租和維生的掙扎,還有GPA、功課和家人的催逼;這些冒險時的艱辛,全都可以想像。

他們卻堅持下去,因為:「做生意不是什麼雄圖偉業;實現理想也不一定要在畢業之後才開始。」

這個暑假,就讓我們這羣老鬼,加上實習生們,來聽聽這些大學生如何跑去街市、工廈、網絡開店,有的以此維生,有的矢志要給自己、社區以至社會帶來改革 —— 更重要的,是嘗試打破社會對於生活的想像。

延伸閱讀:
生活書社:畢業前,開一間學習生活的小店
在山城上為同學開一間雜貨士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