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

「香港一年」系列,由Breakazine! 突破書誌策劃,
計劃由2013年10月至2014年10月,走進這城的不同點,
從不同的點線面,捕捉這城轉變中的故事,
以呈現真相,不是控訴,而是喚醒人所忽略的變化。
1314,是「一生」,還是「一死」?
我們邀請這城30位見證人,

記錄小市民在自己的位置付出,
也帶着盼望見證這城如何能出死入生,
「一小步」會在計劃進行中,請部分記錄者以文字記下不同進程。

守護龍尾的黃志俊Dickson是其中一位見證人,

這一年他會以一個海洋人的身分,以海洋的視角,記錄香港海洋生態的轉變。海洋原是我們的一部分,我們卻甚少從這個角度去看香港的發展。]

2014年1月

榕樹坳紅樹林

榕樹坳紅樹林

我們常會在中學生物教科書裡看到紅樹林如何適應海岸,強調它們擁有特別構造和堅韌的生存能力,香港生態學者亦普遍讚譽紅樹林是具有高生態價值,甚至視紅樹林是保護海岸被海浪沖蝕的最佳天然屏障。我可以大膽地說,從海洋的角度,紅樹林使海岸環境陸地化,侵佔潮間帶的海域。

翻開2000年出版的香港紅樹林一書,紅樹林群落當年在香港的分佈有44個地點,現在,從漁農自然護理署的網上資料,紅樹林分佈地點增加至63個,當然這個增加不一定是紅樹林在十多年間增加了生長地點,而是調查及分析結果更仔細所致。但有一個事實是,香港大部份的紅樹林面積是不斷擴展中,以下我用自己經常前往的汀角紅樹林作例子,紅樹林的高度確實有長高了。

tingkokchange

把1980年, 1998年和2008年的航空照片作比較,明顯看到紅樹林是向海邊擴張了。紅樹林往往被稱為海洋生物的棲息所和育幼場地,而且它作為生態系統的生產者,枯枝落葉也能為海洋生物提供額外的養料。然而,多年的考察發現,雖然紅樹林中有一些較為獨特的生物,但生物量和生物多樣性往往比紅樹林向海邊的泥灘為低。而更重要的一個實例是,米埔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地帶后海灣泥灘,每年都要清理紅樹林幼苗,目的是要保持泥灘的面積,讓過境遷徒的涉禽有覓食的地方,因為大部份的涉禽都不會在紅樹林樹冠下覓食。

hk1314_dickson_jan01

水筆仔幼苗,長於落禾沙海岸。水筆仔(正確稱為秋茄樹)係紅樹林的一種,圖中是幼苗,能浮於水面,隨水散播。一直被譽為高生態價值的水筆仔,卻是令海域成陸地化的主因。

最近有機會走訪東北一帶的海岸,谷埔、榕樹坳和鎖羅盆等的內灣濕地都有大片的紅樹林。與村民談起往事,現時濕地的模樣實在是村民荒廢了耕地的結果,六七十年代,這片偌大的紅樹林、泥灘和蘆葦叢,是一幅廣闊的水稻田,當年的村民興建堤圍,把海灣變成大盤地,同時利用水閘控制海水出入。農田荒廢,水閘失修,海水帶著紅樹幼苗,漂進泥灘沼澤,人為的堤霸阻擋風浪,紅樹林漸生長繁盛而茂密。昔日的我定必會非常珍惜這片濕地樂土,一定會視這片沼澤濕地為最高生態價值,萬萬碰不得,人要讓路給野生生物;幾次走訪這些已荒廢、接近荒廢的村落時,我開始學會欣賞這裡的人文和地理,任由大自然重奪這裡每一吋土地是否最好的結局?還是讓村落重拾昔日的活力,讓大地有真正的生產,讓農業、村落和生態達至一個最佳的平衡呢?概然我們可以為候鳥拔去紅樹苗,為何不可以為恢復這裡的淡水濕地作一點砍伐呢?

***(我這裡所說僅是我個人意見,不代表香港自然生態論壇的立場。)

黃志俊 (Dickson),參與多項海底基線調查、珊瑚狀況監測等工作,因為對本港水域狀況的瞭解,進而引起其對於海洋保育的關注。近年積極參與救救龍尾行動,並對政府最近提出的填海拓地建議持相反態度。

 

迴響

  1. 歪理!要恢復淡水濕地唔去叫停倒石屎的餓鬼,反而叫人砍伐紅樹林?咩生態研究員黎架?係米鋪緊路入財團搵快錢呀?

  2. 若果單從濕地生態看以上一段,我也認為是歪理!我知你對水牛保育滿有熱誠,亦有你的執著,貝澳濕地確是香港淡水濕地的寶地,可惜不斷被傾倒石屎,我明白你對那些發展商的痛恨。但我現在是從人文、歴史和生態去看東北這些不包括地,若果死守著這些紅樹林,這些肥沃濕地沒有生產,村民只有把土地賣給發展商,強地產,弱政府的現實下,紅樹林也會一點一點被填埋,地有出產,淡水濕地可以重現,生態亦不會比紅樹林差,更重要的是可以有多一條出路,讓土地不是被遺棄或被發展成丁屋,而是真真正正讓人、生態和環境共存。

  3. 你在考察時發現了紅樹林中的生物量和生物多樣性往往比紅樹林向海邊的泥灘為低,那應該將你的發現做一個研究,然後寫篇文,讓其他人印證和確立。

    另外,想問紅樹林的擴散會否同時也有助泥灘同時向外擴散?

    1. 我不才,未有能力和時間好好做一個比較研究,但強烈建議研究生作為研究題目。

      紅樹林的擴散會加快陸地化和泥灘向外延伸,若沒有邊界或河道,天然的延伸沒有太大旳問題如上海崇明島東灘濕地,后海灣泥灘問題是深圳河,有界限和要挖泥保持航道,泥灘就只有不斷加高和乾化。

  4. 任何事物都有利弊,有正反两面,只是站的角度不同,看到的点也不同。但评判好坏,是要看好的方面更多还是坏的方面更多。矮个子认为上面的空气好,而高个子认为不够接地气。
    本文中作者角度有失偏颇。1,未将红树林看作海洋的一部分,红树林本来就是滨海湿地,海洋四大最富生产力的生产者;2,未将林外滩涂丰富食物来源看作红树林的贡献,米埔为何不把所有红树林砍掉而只是拔苗?殊不知拔的大部分是外来种;3,红树林林内底栖动物生物多样性本身就比林缘和林外低,许多研究早已证实;4,红树林促淤造陆不断生成滩涂,谈何侵略?此作用对防风护堤是好事,若站在航道淤积等角度,肯定结论相反;5,最扯的就是基围荒废也怪红树林?把红树林砍光,基围就能盘活?6,请记住红树林能自然分布的地方,原本历史上就很可能大面积分布,只是因为人类活动而改造成基围、鱼塘或土地。
    结论:文中歪理一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