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
「香港一年」系列,由Breakazine! 突破書誌策劃,
計劃由2013年10月至2014年10月,走進這城的不同點,
從不同的點線面,捕捉這城轉變中的故事,
以呈現真相,去作控訴,或喚醒人所忽略的變化。
1314,一生一死,
一起努力在自己的位置付出,
也帶著盼望一起見證這城能不能出死入生,
一小步會在計劃進行中,請這些記錄者以文字記下不同進程。

陸駿光是其中一位,
我們會以他作為視點,看看這一年藝人演出空間的變化。)

陸駿光,花名「嗱喳」

現為HKTV藝員,合約至2015年。2001年演藝學院畢業;2002年加入TVB ;曾參與之劇集包括:《學警雄心》(飾演學警) , 《宮心計》(飾演副將軍), 《真相》(飾演撞死唐詩詠那個司機)。

2013年10月的角色:半澤直樹

2013年政府宣佈HKTV未獲發免費電視牌照後,陸駿光和HKTV的藝員在政總「公民廣場」演出半澤直樹。

「半澤直樹為民請命,會反抗,見到有高層做得不好,會記住那一刻,有復仇心態。這與我在前公司九年的感受差不多,我那麼努力,卻沒有給我機會,通常只給有經理人合約的演員,(某些高層)不會尊重我們,不會跟我們打招呼,不理會我們,不覺得是一分子。到了新公司我會做好自己,不被他們看低,希望有一天,他們被自己的上司看到用人不當,會被裁去。」

上周五晚上,香港電視(HKTV)藝員陸駿光在旺角西洋菜街的行人專用區,以「半澤直樹」造型派單張,收集市民簽名支持,促請議員投票引用「權力及特權法」,公開行政會議裡面的保密文件,希望有一絲機會扭轉現在的局面。

途人要求和陸駿光(右)合照。

 途人要求和陸駿光(右)合照。

這晚,不少途人上前鼓勵陸駿光,又要跟他合照。那一刻,他覺得既高興又可悲。高興的是,入行這麼多年,終於有人認得他,和他合照。可悲的是,「身邊有很多同事已經失去工作,有些還要養妻活兒……演員其實最應該專心演戲,做好製作,而不是像區議員一樣在街上拉票。」

在發災難財嗎?

十二萬人在政總看過陸駿光演出的「半澤直樹」舞台劇後,陸續有媒體找他做訪問。在快餐店吃飯時,又感到有人注視他。身邊有人開始說,他這次會紅起來,陸駿光承認,他有一刻真的有這樣想過,突然忘記了正在發生什麼事。現在回想起來,就覺得自己很自私。「好像發災難財,人人蝕到阿媽都不認得,我買中跌市,賺到錢!」想真一點,其實自己也受害。陸駿光深知,就算這兩星期被留意,「紅咗」,但之後沒有平台演出,這全都是“nothing”。

然而,被炒的幕後同事仍然為他高興(他在HKTV的合約到2015年,期間有月薪,可以接其他工作),在TVB 苦等了9年仍是「茄厘啡」的他,終於有機會為人認識。連他自己都覺得這些經歷很荒謬。

可能再沒有機會演戲嗎? 

在TVB苦等了九年仍未有知名度的陸駿光,終於在HKTV找到機會。原本他會在HKTV的新劇演第二男主角,發牌結果公佈後,就收到通知說新劇製作即時取消。「很失落,家人也不敢與我說話。」知道消息的晚上,陸與母親徹夜難眠,二人無聲地坐在漆黑客廳中。「本來媽終於看到我找到出路,但突然又再為這個三十多歲的兒子擔心。」說時哽咽。

「第一天集會,蘇萬聰導演突然叫我上台說話,我在人羣中真的不知要說什麼,但那刻覺得:算吧,之後可能再沒有機會演戲,說什麼也好。」之後在政總渡過了第一個晚上,他看到幕後的同事為集會有很多策劃,他覺得自己能做的很少,演員很被保護,很被動,好像在等接通告。及後他收到通知,在政總演出了半澤直樹舞台劇,完成後,觀眾反應很熱烈,全部站起來鼓掌,「那一刻給了我信心,也好像讓我覺得,我的演藝生涯要完了嗎?」

做演員,真的不用理政治嗎?

陸駿光一向對政治都沒有興趣,別人在討論時,他有自己想法也不會表達,因為不想搞事,只想單純做好每一場戲。以前,性格和善的他總覺得上街的人是搞亂社會的。這晚,在旺角街頭遇到的一些途人,和當日的他也很相像,同樣冷漠。

陸駿光說,很明白他們的心態,就像自己也沒有理會去年的反國民教育事件。他未想生孩子,國民教育與他有何干呢。現在卻設身處地明白到什麼叫「你不搞政治,政治來搞你」。

「我從朋友口中得知,原來有人覺得我是革命分子,好像等同長毛、李卓人等那些反政府的,因為別人覺得我踏着黑箱,鬧影射特首的官。其實我本來只是一個演員,收到劇本就做,只想觀眾有共鳴。」市民只是想多一個電視台,多一個娛樂;演員只是想做好戲,多一個平台演出。

記錄者:

洪麗晶,基督徒,紀錄片編導。
特別喜歡看人物訪問,相信誠實不會絆倒自己,時常希望言行一致。

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