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Working Holiday,重點是Holiday,不是Working,你們要記住。」兩年前我參加一個德國工作假期的小型分享會,前輩們這樣提醒我們。

這句話很玄。

無錯,我是來Holiday,來體驗生活,但如果不Working,又哪來錢可以四處Holiday呢?我當時有點嗤之以鼻:「你大把錢就可以齋Holiday囉。」

面對銀行戶口只剩下兩個月的租金加生活費,我們最近很積極的找工作。理應是搵錢最緊要的時候,想不到,心裏面常常想起的,卻是這句提醒。我們來,不是為了Working

拿着Working Holiday Visa(WHV)在德國找工作,其實是挺麻煩的。因為簽證寫明,你不能在同一間公司工作超過90天,不然就是遺反簽證協定。所以,當你拿着WHV去一般公司見工,如申請做文職、倉務或酒店清潔員,他們一讀到這條款,就會搖頭說:「我們想聘請一位長期僱員。(註一)」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是在澳洲,還可以留意臨時的農場工作,例如蘋果當造熟透,要在1個月內採摘,WHV朋友就大派用場。但在德國,一來比較少這類工作,二來我們住在城市,離市郊太遠,跟本不可能申請做農場工。

那怎麼辦呢?

以我們的觀察,德國的WHV朋友找工作,主要是靠朋友之間互通消息,而且也主要是在華人圈子裏找機會。其中一個熱門的網站是「德國熱綫(dolc.de)」,常有許多中餐館招侍應、大型展覽會招翻譯,或是中國家庭招褓姆的廣告,網站還會按州份分類,很方便。

打中國老闆的工有其好處,因為他們通常不介意你違反簽証協定,你可以做超過3個月,那就可以長期有穩定工作;而且語言互通,不怕雞同鴨講;另外,有些中國老闆還肯幫你「報細收入」,讓你不用交稅(註二)。但,與此同時,亦有其弊處。這就由我們的經歷說起。

我們曾應徵過兩份中國老闆的工作,第一份是中國餐館廚房幫工。那天,我們第一次參加附近華人教會的崇拜,介紹自己初來報到,正在找工作。崇拜過後,竟然立刻有傳道人的太太上前來,說可以介紹餐館工作給我們。她似是來去匆匆,在教會沒有說清楚工作詳情,只是留了電話給我,叫我晚點打去再談。可是,我們連續幾晚打給她,都是留言。正打算放棄的時候,她回電說:「你們可以工作半年以上嗎?因為三個月太少了,如果是半年,我們還可以考慮,不然你一熟手又離開,這對我們來說太不方便。」

做半年也不是不可以考慮,但待遇如何呢?「工作時間是傍晚5點到晚上11點,很方便的時間,你們早上還可以去打另外一份工呢。」她說。吓?早上再打另一份工?咩意思?人工……不就是……很低嗎?「工資嘛,這我不方便談,如果你們應承打半年工,我們才談吧。你們自己考慮一下。」

你會應承嗎?可以不談工資,就承諾做半年工作嗎?我在電話裏問了幾遍,她都不說。「唔,呢個人相當有嫌疑。」這是我們倆的結論。

同一時間,某天晚上,在Facebook與新認識的WHV朋友傾偈,說起正在找工作,她突然說:「喂,我見到好似有份工喺你附近喎,做褓姆!」原來是在德國工作假期的Facebook group上刊出來的。朋友與朋友之間搭路,5分鐘之內就拿到那個家庭的電話號碼,我心裏很興奮!

打電話去,發現是廣東人,說廣東話,倍感親切!年輕媽媽跟我說:「其實我會自己湊BB,你只是幫我做家務就行了,工作真的不多,很輕鬆。」時間和工資如何呢?「你不在我家住,我就給你高一點的人工吧,600歐一個月,每星期工作六天,每天11am – 6pm。」那一刻,我興奮上腦,立刻應承。10月1日上工。

收線以後,猴子皺眉,問了幾個問題。「她家在城外啊,坐火車要坐多久?每月車費多少?你知道你的時薪是多少嗎?」一盤冷水淋下來,我才清醒。查一查,就發現要差不多兩個小時車程去她家,而且火車的班次很疏;如果要在11時前到達,我要在9時前的繁忙時間上車,火車月票是200多歐一張。而我的時薪是,3.4歐一小時。

德國的最低工資,視乎不同行業而定,但一般不會低於6歐。

「先不談薪金,你11月開始上德文課,下午上學,要怎辦?」這才是致命一擊。我完全忘記了自己要上課,工作時間根本不配合。那一晚,我輾轉反側,我應否做一個月再算呢?我想不想做家務助理?每月只淨賺400歐,值得嗎?

我發了一個訊息,問,可否加人工至700歐。得到的回覆是:「我們一向是給500歐的,因為你不在這裏住,所以給你600歐,還幫你報稅!我家幾乎是沒事情做,很清閒,你來就知道。」

我想了三天,最後還是推卻了。因為,我想,我來這邊不是為了打工。

打工是必要的,但不是目的。我來,是為了讀德文,是為了認識德國的文化。我不介意回到中國人圈子,但如果還要被剝削,像做黑工,甚至沒法讀德文(也沒法在日常對話中練習),我覺得有點不值。

再次重覆,其實我們戶口剩下的錢已很少。

只是時間比錢更昂貴。

我們只有一年時間,我不想胡亂花掉。錢如是,時間更如是。

「找不到工作,大不了,讀完德文,再做HelpX囉。」我抖擻起來。猴子也同意這個決定。忍不住加插一句,其實我不明白,為什麼中國人老闆總是特別刻薄,人工特別低,工時特別長,還覺得自己已經皇恩浩蕩,「我肯畀飯你食仲想點」。有時想起,我會很不開心。怎麼來到這裡,享受了別國的文化待遇,卻不懂回饋別人?

經過這兩次經歷,我們仍會看「德國在線」,但更多是看德國的免費報紙,網上求職網站。「唔打中國人老闆的工,咁有型啊!」有朋友說。其實一點也不有型,是超辛苦,也更艱難。因為我們的德文水平不好,看招聘廣告也要逐粒字查字典。而且,廣告通常只留下電話,叫你打去查詢。但到底求職的德文對話要怎麼說?

幸運的是,因為要準備之後上德文課,我們從圖書館借來課本,裏面有一些簡單對話示範。我們練習又練習,再戰戰兢兢打電話。當聽不明白他們的回覆,就先唯唯諾諾,同時用電話錄音,之後重聽又重聽。

我們見過酒店執房,工廠幫工,碼頭倉務,電子公司technician,大都因為我們的WHV太奇特而不被聘用。最幫得手的,反而是大大小小的人事公司,職員姨姨們總是很有耐心的給我們解釋,幫我們填表,與我們傾談。不斷打電話,不斷見工,不斷被reject,我們兩個還是有點阿Q,覺得自己一次比一次聽得明白,好像在見工對話裏也有進步,心裏焦急之餘,還是有點高興的。

dydypostcard_01303

這兩個星期,紐倫堡一直下雨。直至放晴的那天,我們終於收到了好消息。

一間人事公司終於給我們找到在工廠包裝的臨時工,還可以兩個人一起上班!工作內容如下:時間由早上6:45 至下午4:00(星期五下午1:00放工),每周40小時工作,薪金是8歐左右,一個月大約是1000歐的收入。扣稅扣勞工保險扣醫療保險後,每人有800歐一個月!

人事公司的姨姨,姓名看起來像是東歐人,很貼心,連工廠專用的安全鞋也借給我們。「你們兩夫婦可以一起工作,時間亦配合猴子上德文課。就算你11月要上課也不要緊,到時再看看如何,可能也可以轉半職,只要傾清楚就可以。上德文課對你們是很重要的!」她跟我說,那一刻我很感動。

10月7日就上班了。雖然還不知道工作實際如何(可能超級辛苦!),但我覺得這次找工作的經驗很寶貴,至少,讓我們再次搞清楚來德國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然後盡力爭取。也常常告訴自己,不要太快認命。

至於結果,唯有全都交託。

dydypostcard_01302

關於Postcard 014:

在找工作的日子,我想起了鄭美人。之前寄失了Postcard,現在補寄。有時,人生真的有很多變數,現在幾乎是每星期都有變化,充滿了未知。心裏不踏實,也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就會很累很迷茫。我也是啊。那天在跳蚤市場看到這張古老的Postcard,就心頭一暖,買下來,想送給你。縱然世事萬變,有許多艱難的事,有許多不明白的事,但不變的仍是祂。這才是我們最需要相信,最必需要堅守的,也是我們勇氣的源頭。 “I will lie down and sleep in peace, for you alone, O Lord, make me dwell in safety.” (Psalm 4:8)

dydypostcard_01304

註一:德國人好重視「職志」/「專業」,一般來說,大公司都是希望僱員長期做下去,15年、25年、30年……當我們告訴德國家庭,我們是辭了工過來,甚至猴子常說他不一定會再做電子,他們都很驚訝。亞洲的跳糟文化,在這邊並不算是盛行。

註二:即使我們拿的只是WHV,還是要繳稅給德國政府的啊。我們要去政府登記,拿自己的稅號,再請政府幫我們評稅級。只要你的收入高過450歐一個月,就要交稅,如果你月入約1000歐,加上勞工保險等等,大約20%的人工要上繳中央。人工愈高,上繳愈多。中國人老闆的「幫你報稅」,就是說報假稅,說你的收入只有450歐一個月,那你就不用交稅了。

迴響

  1. 看到你的文章好感動!原來那份保姆工唔適合你,唔緊要!最緊要做到自己想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