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常覺得,可以一個人去旅行的人很有型。

一個人在旅途上,瀟灑地揹着麻布背包和相機,隨行隨影,在火車上寫日記,在咖啡廳外畫畫,跟街上的小孩子玩,跟小店舖的老伯傾偈──這是「偽文青」的夢想啊!(還是被某個相機廣告洗腦了?)

但現實是,我知道自己不能一個人去旅行。除了因為我很「騰雞」,絕不可能瀟灑獨行外,還因為我很需要一個伴;見到有趣事物,我需要即時和身邊的人分享,當我憂慮擔心時,也需要有人在身旁傾訴。即使是安靜的時刻,我也需要有一個沉默的對象,坐在不遠處。

我需要有個伴。

嗯,我很幸運,這次旅程有猴子作伴。不是想曬命,而是要常常提醒自己,這從來都不是必然。最近這星期,我常常想,若不是他,有誰可以做我的旅伴呢?

這時,我想起了麥精。

她是我的中學同學、大學roommate、伴娘、老友、行山伴;我們身型相似、字體相似,有時連髮型也相似……每兩個月總有一天,沒什麼目的,我們會相約一起去郊外,下午就去吃個下午茶。常常是四圍行了兩三小時,我一點風光也不記得,只是記起大家分享的傻瓜事情,和在山嶺間回盪的大笑聲。

Marianne家附近平靜的湖邊。

Marianne家附近平靜的湖邊。

現在身處多瑙河附近,一個很寧靜、很偏僻的小鎮,我想,除了猴子以外,只有麥精肯定不介意與我一起過這樣的平淡時光。

***
在Brigitte和Lothar的家待了兩星期後,我們乘火車來到德國南部小鎮柏紹(Passau)。柏紹位於三條河的交匯點,包括多瑙河(Danube或Donau)、因河(Inn)和伊爾茨河(IIz)。我們第二個家庭,住在離柏紹市中心15公里外的小村莊。

與Brigitte他們不同,Marianne和Robert每天都要離家外出工作,Marianne是眼鏡公司的採購員,Robert則是柏紹大學的園丁。他們兩個女兒都在慕尼黑讀大學,只在周末回家。

於是,星期一至五,每天由早上10:00至下午5:00,家裏只剩下我、猴子、4歲小狗Akira和14歲老貓Lindi。Robert和Marianne都是「半農半X」,家裏後園種了許多蘋果樹、不同種類的莓果、各樣蔬菜。現在是盛夏,是莓果時節,我們每天忙着幫他們摘莓,再造成果醬、果汁和蛋糕。有時也會到菜田拔雜草,或幫忙修剪樹木,拾柴枝,給花草澆水。不然,也可以在家裏打掃清潔,帶小狗去散步,或搔搔小貓。

像傻瓜一樣,每兩小時就要人陪玩的Akira

像傻瓜一樣,每兩小時就要人陪玩的Akira

14歲老貓Lindi,別以為她是好欺負的,她可是鄰近老鼠聞風喪膽的獵人。

14歲老貓Lindi,別以為她是好欺負的,她可是鄰近老鼠聞風喪膽的獵人。

但再多的工作*,也只是做個半天。那剩下的時間,要怎樣好?

我們有點悵然若失。

從前在香港,天天的時間表排得密密,上班、下班、學德文、做Yoga、探爸媽、做家務、約朋友,基本上不用細想時間要怎樣安排,好像身邊已經有人為自己做好了決定。之前住在Brigitte家,也因為他們節目多多,經常載我們去火車站乘車去玩,而不覺得空閒。

現在,一切放開,沒有了時間的局限,反而殺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

結果,我和猴子兩人採取截然不同的態度。也因此令這星期成為離家個多月來,二人有最多衝突的日子。

家裏後園Raspberries大豐收,這些是自製的果醬。

家裏後園Raspberries大豐收,這些是自製的果醬。

我是那種責任心上腦的人,別人給我工作,我會立刻想辦法最快最好(自以為)的完成,才可以放心去玩,讓自己休息。所以每天一吃完早餐,我就會立刻想出發工作,希望一個上午完成所有事情,下午就可以屬於自己。

猴子則是慢條斯理型,他做一件工作之先,會思前想後,務求找到一個最好最安全的方法才行動。再加上,他本來就不是急性子的人,半天的工作,他覺得可以做一會,休息下,再做一會,這樣更好。

可以想像,我看着他工作,心裏很著急;他看着我在趕,覺得很不解。我和猴子在一起11年了,這麼長時間的相處,醞釀出來的,是大家已經很熟習對方的脾性──我們是這樣以為。這是頭一趟,我覺得他很陌生(「怎麼這麼懶散!」),他覺得我很煩厭(「怎樣總是要催促我!」)。

我們也不是沒有互相遷就,試過他配合我,在早上一口氣的完成所有工作,中午急急吃個飯,再出發去舊城區玩(行路35分鐘,再坐巴士30分鐘)。結果兩個人也累得要命,只草草的行了個圈,就想打道回府了。又試過我配合他,早上做一會,吃飯,午睡,下午再工作,然後我好像「周身唔聚財」,有心事未了,午睡也發惡夢。(很誇張!)

時間和自由,生出來的竟然是衝突。或許,正因為有選擇,才發現大家的選擇可以如此不同。放心,我們沒有大吵大鬧啦。只是有許多trial and error,一方嘗試遷就,不對,另一方給了臉色,再調節,又不對……直至再找到平衡點。

與Marianne和女兒們一起去多瑙河看煙花。

與Marianne和女兒們一起去多瑙河看煙花。

現在是,我練習不用香港的速度和成效來看工作,他則會問我想一天怎樣過,他就盡力調節自己配合。有時,悠悠閒閒,有時,出發看風景。晚上,和Marianne他們一起,坐在屋子外,趁日光還充足,就學習看德文報紙,寫postcard,看小說,吃新鮮莓果做成的乳酪。在繁忙的城市,日程排得滿滿,似乎很精采,也似乎是誰沒有誰也不要緊。在這個寧靜平和的小鎮,不再是日日新鮮,才可以靜靜和自己相處,坦承面對自己的弱點;同時,也發現旅伴的可貴,不論是夫婦情人,好友知己;志同道合的,或是並肩作戰的,總要提醒自己,有伴不是必然。

旅程除了關乎風景,也在乎人情,特別是身邊的那位。

*註:HelpX打工換宿有相關規定,helper每天只需工作3 – 6小時,不能超時。

dydy006_01 dydy006_02

關於Postcard 007:

我曾經在婚禮上公開的對麥精說:「我無咗你真係唔知點算!」哇哈哈哈……她是我最重要的伙伴老友,可以坦然無懼的相處。如果可以的話,我們不如也一起去一趟HelpX,在農場裏邊笑邊摘水果吧!不然,也可以待我們老了,一起暢遊多瑙河,由Regensburg直至Belgrad,好期待啊!

Dydy,29歲,前Breakazine!編輯,為人膽小騰雞,卻心郁郁想認識世界。2013年急急搭上了工作假期的尾班車,與外子(又名猴子)開始一年的外地生活,離開之前已決定每個星期寫一張postcard回來香港給一個掛念的人。

dydy_sezto@yahoo.com.hk

迴響

  1. 平時慣左大約兩個月見一次,呢個癮發作喇! 好掛住你~~~~
    明知見唔到就更掛住~~
    話時話,平時行行逛逛,都無咩留意有咩風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我會下年放兩個星期大假黎搵你架,補償我一年見唔到你既空虛,到時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