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bucks evil

吃過豐富的上海菜後,朋友們看過手錶,時間尚早,提議到星巴克(Starbucks)坐一會。

「其實,我不太想去星巴克。」我婉拒了朋友的提議。

我解釋不去的理由,是因為剛過去的主日我在小組帶了有關公平貿易(fair trade)的周會,預備了一些資料給組員,指出每一杯三十元的星巴克咖啡中,只有大約三毫能落到種植咖啡豆的農民手上

朋友們改變了主意,我們最後沒有去星巴克,轉而去吃甜品。我們的舉動沒有為世界帶來巨變;沒有為農民的益處帶來革命,但我深信我們若忠誠的這樣做,我們確實做了一些事在「小子」身上,準確點來說,是做在耶穌基督身上。

事實上,對於我來說,在一所中產教會的年青人小組講解公平貿易的周會,是一種挑戰。沒有甚麼中產教會的年青人對這些題目會有興趣。我們會認為,星巴克對我們是一種享受,而要支持公平貿易或至少拒絕不斷支持不公平貿易的實踐下,他們可能不甘願放下星巴克的咖啡杯。至少,部份事實是如此。就在我負責周會的隔日,我看見其中一位組員在「面書」(facebook)放了一張照片,拍攝地點:星巴克。我不是介意組員在星巴克享受,老實說,他們有這個自由,而且適當的享受絕非壞事。

但坦白說,看見組員在自己負責周會後的隔日毫不介懷地告訴大家他就在星巴克,我是感到有點難過。不過更可惜的是,我擔心他們是否願意回應上主的聲音。然而,要學習做上主的忠僕,就是忠心去宣告上主的真理。我嘗試從他們真正的需要(real needs)去考慮,而不是從他們的喜好去決定我去說甚麼。

負責這個周會,對我來說是,是上主賜予的恩典。巴特(Karl Barth)說得不錯,講道者本身也是聽道者,講道者與群眾一樣,受真道所批判。在預備周會的過程中,透過搜集得來的資料,得知不公平貿易對第三世界的人是何等的壓榨。從人論(anthropology)來看,他們與我們一樣,同是上主按著祂的形象所創造,也是基督所愛的。不公平貿易,就聖徒而言,於理不合。

「我們將上帝的人類形象踐踏在腳下時,亦同時不尊重上帝。詩人問:『人算甚麼,你竟顧念他?』這仍然是一個好問題,任何將上帝所造的人類這奧秘化約的答案,都冒著背叛上帝富創意的旨意的危險。」[1]

故然,在全球化(globalization)加上以資本主義(capitalism)主導的社會裡,使我們很多時不得不「支持」不公平貿易。但我們是否盡我們的能力實踐真理?比方說,多光顧街市或傳統小店,多於連鎖式的超級市場?或是不要過份追求名牌的產品?若我們並沒有決心去盡己所能,我們就是自欺,去做上主所不悅的事情。上主的恩典,叫我明白自己過去的無知,叫我反省自己的生活是否建基於壓榨別人生命的惡行上。古人曰:「其身不正,雖令不從。」[2]聖徒連自己也不去在上主的憐憫下活出不一樣的生命特質的話,對世界言說福音的大能就只會淪為笑柄。當然,福音的大能不會因著信徒群體的不濟而失去能力,卻會招來上主的管教甚至審判。

下次去消費,問問自己,如何去做討上主喜悅的事情。願主保守我們的心。阿們。

附註:

[1] 李慧儀編,Michael Jinkins著,陳永財譯,《致新手牧者的信》(香港:基道出版社,2010),頁140。

[2] 參《論語‧子路》。

約書亞, 從小在教會長大,成長後喜愛研習神學及著寫文章。

迴響

  1. 你好我聽說的情況好像不是這樣呢!我聽說的情況反而是用的是公平貿易的咖啡豆雖然他們用的比例不算多可是他們卻是公平貿易咖啡的最大買手如果星巴克結業那全球的公平貿易咖啡市場就會差不多立刻停止。不過我是在網上聽講道時候聽到的,我想你可以去查查。謝謝希望沒有打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