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中《行出一小步 —— 從我到我們的社區實驗》將會出版,它由《一小步》的訪問文章整合而成;從這些文章中,不單看到香港公民社會行動者的變化,更看到我們每一個人如何在自己崗位上的一小步。

【前言】《一小步》自2013年,走訪不同的行動者,談到他們在覺醒之後的實踐、思考和記錄。這些行動,著眼於不同的地方,針對的是社會上各式各樣的問題,有的源於個人,有的因觀察而來。而《一小步》團隊亦跟隨社區氣氛改變及成長,甚至《一小步》的編輯也由記錄者成為了行動者一員。

《一小步》來到第五年,我們嘗試把訪問文章整合成書,以這些各不相關的行動,展現香港社區一幅多元而有趣的圖畫。新書名為《行出一小步 —— 從我到我們的社區實驗》,將於七月中出版,並於香港書展跟大家見面。

以下文章,為此書的導讀;突破機構事工發展總監梁柏堅,把香港變化如何造就《一小步》改變作了翔實記載。跟香港命運扣連的人,除了是社區記錄者、行動者,當然還有你跟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們的覺醒,時代一小步》

能參與孕育網媒《一小步》的誕生,是我的榮幸。

很多人說很喜歡《一小步》這個名字,很有一種小清新的感覺。名字雖小,背後的討論,卻是一場關於大時代的思考。

這場媒體實驗的起點,來自我們的網上事工Uzone21.com的轉型。這個以Web 2.0觀念製作、於2000年前後誕生的網站,強調用家的社羣互動;但隨着Facebook於香港登陸、手機程式與無線寛頻的高速發展,這個網站沒有足夠資源追趕科技的大潮,漸漸變得落後,急須從根本處更新。

然後就迎來了 然後就迎來了 2012年的浪濤。

2012至2012年播映的大台電視劇《天與地》,對白如:「和諧不是一百個人說同一番話」、「如果命運能選擇」、「The city is dying」……當年擊中社會氣氛低沉的人心,至今仍是字字鏗鏘。(電視截圖)

 

一小步,行在地上

還記得當初開會時的會議代號,叫作post-web,就是在問Web 2.0之後(post),互聯網會朝着怎樣的方向發展。會議討論的內容,學究味濃,有點抽象──網絡使用者接收和發放資訊的方法會有什麼變化?一出世就活在互聯網盛行的年代,青年人會有怎樣的生活習慣、世界認知?世界觀和文化會怎樣轉變?我們的網絡工作最終想看見什麼?然後我們慢慢聚焦到網上網外(online / offline)的媒體實驗

與此同時,電視劇《天與地》牽起熱潮,「如果命運能選擇」、「The city is dying」,人人朗朗上口;接續,許多年輕人在2012年的「反國教運動」中覺醒,上接皇后碼頭的保育、「反高鐵,保菜園」的抗爭,下啟佔領運動、「我要真普選」的發生。青年人在問,什麼是以香港為家?向地產傾斜、向中國靠攏的發展方向,如何侵蝕這個城市的可持續發展,破壞「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所承諾的自主性?在高速發展的同時,我們失去了什麼難以追回補償的價值和特質?

就在這時候,以社區為單位的行動者開始湧現

從時代脈絡開始討論問題、發展事工,是「突破」這幾十年來的「起手式」;至於下一步,就是在這基礎上,追問信仰提供了一個怎樣的判準和定位。雖然沒有點對點的回應、金句式的應用,也沒建立出什麼宏大敘事、神學論述,但經歷覺醒後,青年人如何能不停留在裝酷的趕時髦、小清新的文青消費,保持心意更新而變化,關鍵似乎在行動主體的建立上,在乎如何讓自己與同伴的行動成為照亮失喪者的燭光

在構思網名的時候,同工先是想到英文名Little Post;這個post,就是來自互聯網之後、覺醒之後的討論。而因為post除了可解作「之後」,也可以是新聞報紙、網上討論區的發帖,最初Little Post的中文名是叫作「小紙」,設計師則把名字中這個「小」字放大,設計成一個圓形的報頭標誌。

「這很像人類登陸月球時的那個腳印啊。」我拿着設計圖,邊看邊說:「不如叫《一小步》吧。」對,太空人岩士唐登月時那句名言:「這是個人的一小步,也是人類的一大步」,就是《一小步》名字的出處;而「步」又與post諧音,再加上以小見大的聯想,脫口說出時真有一種「夾都無咁啱」的感覺。

2013年元旦日,《一小步》就啓程邁步,行在地上了。

《一小步》開辦不久,看見許多行動者為社區報努力,於2013年開辦分享會,讓大家互相支援。

 

改變的社區,媒體的實驗

《一小步》不是一開始就這個模樣的。由於人力所限,第一階段這平台上的文章多以約稿的方式刊載。期間同工吳諾雯嘗試連結社區行動者、閒置資源,連結一步之遙的社區鄰舍,報道社區經濟的故事,製作一小步布袋,實驗資源循環共享之路;又籌辦社區報飯局,分享之餘也是製造一個讓大家彼此認識、促進合作的場合和機會

後來《Breakazine!》編輯司徒咏姍從德國工作假期後回流,加入《一小步》。不再孤掌難鳴的團隊,可做的事情就更多,漸漸開拓出結合網媒、行動、出版的多元媒體進路。期間香港正爆發爭取雙普選的佔領運動,《一小步》聯同《Breakazine》一起發動義工,在佔領現場進行採訪,記錄這場運動背後各有故事的香港人,出版第一本與這場運動有關的華文刊物《遍地開遮》,中英對照,一度進佔銅鑼灣誠品書店社科書籍暢銷榜第二位,並曾被帶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會議上傳閱。

及後《一小步》與推廣香港本地農產的單位「港嘢」合作,走訪多個本地農場,用該農場的出產製作食譜,拍攝煮食短片,做展覽,搞小型農墟,以團年飯的方式籌辦素盆菜宴,出版《有得食 好好食》小冊,連結家庭主婦與本地農家,把這場媒體實驗推到高峰。

然而,社會氣氛在佔領運動被硬生生清場後,漸趨沉重乏力,公民覺醒後的改革願景屢屢碰壁,好像做什麼也不會帶來改變。編輯林蕙芝此時從《Breakazine!》團隊轉到《一小步》,追蹤一連串關顧社會弱勢的行動和實驗,以行動者故事館的方式,記錄公民社會的踐行成果,報道散落城市各處的點點星光,讓人看見即使沒有大型的社會、政治運動,每一個人仍有可做的事,公民社會的力量仍可累積,我們可以看見彼此。

 

是記錄也是實驗

《一小步》所記錄的故事,都是一場又一場的社會實驗;而《一小步》本身,也是一場媒體實驗,既是為了理解社會現況和新媒體運作,也是為了探索新路,為未來早作準備,想看看互聯網時代下,如何可以在公民社會中以媒體連結經驗,凝聚力量。

這本小書所收錄的行動者故事,無論成敗,即使隨便看看,都滿有啓發;然而,如果你本身也想成為行動者,想為這個城市做點什麼,這些故事就不單止是故事,更是你的參考手冊,讓你從前人的行動細節、身心掙扎中,反照出自己的處境,看見自己想回應解決的問題,少走一點冤枉路

實驗不是為了萬一行動失敗而拋出來的託辭。實驗之為實驗,是要帶着問題意識,在具體處境中尋找答案。問題意識薄弱的話,我們就只會隨着各種事物現象團團在轉,如同走進大觀園,被各種新奇的做法吸走我們的焦點,被看似很有型很好玩的事物迷惑,判斷不到這些行動到底是成功還是失敗,更遑論要從這些故事中吸取所需的經驗了。

2015年走訪東北農夫並舉辦盆菜宴;只為讓大家明白土地的出產,跟香港人從沒割斷。

就像《一小步》本身,我們也曾疑惑,受訪的行動者雖很感激我們以報道整理他們的故事,但在各人的叫好聲之中卻看着社會紋風不動,甚至變得更差,我們(無論是行動者還是記錄者)是不是真的在推動社會變好?抑或只是圍爐取暖?在記錄時代的同時,我們也記錄了自己;向受訪者提出的問題,其實也是向自己追問。《一小步》所謂的媒體實驗,到底有沒有試出一點新想法?我們在做什麼?這些故事有沒有至少改變了我們自己?我們的下一步,有沒有反映這中間的看見?只說別人的故事,我們卻坐着不動,這是不是遺漏了些什麼?

如果你在閱讀的同時,也向自己追問這些問題,讓這些問題迫着自己化為行動,誠實面對自己的限制和軟弱,勇敢面對自己的心跳和可能性,這本書你就沒有白讀了。

《一小步》自2015年開始的自家社區實驗《亞公角報》。

 

空間實驗的嬗變

《一小步》的身分危機,迫我們誠實面對自己;而誠實,令我們在猶豫與勇敢之間,稍稍向勇敢的一方踏前了一小步。

在接觸過許多社區行動者後,《一小步》開始思考到自身所在的空間、位於沙田的亞公角山,嘗試出版由暑期實習生協力製作的《亞公角報》,連結山上各院舍,關注上山的交通問題、山上公共休憩空間等社區常見的議題,收集意見書、簽名,與運輸署、巴士公司、區議員等開會,探索媒體和社區的關係。

思考角度的轉變,往往帶來根本視野的轉變。當《一小步》的實驗開始回到「突破」這個母體,更多同工開始思考突破青年村和突破中心的運用:「香港的青年人、社區行動者常常面對缺乏土地空間的問題,『突破』應該如何運用自己的空間回應這個需要呢?」這就是「突破山城節」背後的關注,而隨着這問題意識的加深,《一小步》開始進入蛻變的階段,由純綷的媒體實驗,演化成空間的實驗,然後有了成立共享工作空間Trial and Error Lab的念頭。取名Trial and Error,不單為了好玩,更是反映我們自己看這一步,就是一場嘗試勇敢舉步與誠實面對挫敗的實驗

工作不止於餬口,職志的尋求是每個人向前踏步的必經,Trial and Error Lab招募有志從事工藝創作的青年人,駐場成為夥伴,強調不怕撞板的實驗精神,想像各種可能性,發展與真我、與世界、與意義相連的人生職志。回想起來,雖然展現形態不同,但《一小步》的初心,仍然鏗鏘作響。

從2016年開始的實體空間實驗 Trial and Error Lab,跟需要空間的年輕人同行。

 

是你是我的一小步

英國的哈里王子早陣子與美國影星梅根馬克爾(Meghan Markle)結婚,社交媒體傳來各類起底故事,其中有一段短片,是馬克爾在聯合國婦女署(UN Women)憶述她十一歲時,看見一則洗潔精的電視廣告說:「全美國的女人,都在忙着與油膩的餐盤打仗。」她的男同學則附和:「女人就該留在她們的廚房」,她為此而感到受傷。馬克爾的爸爸鼓勵她寫信,向能改變這事情的人訴說她的感受和想法,於是她寫信給當時的總統夫人希拉里、播出廣告的媒體公司,以及該洗潔精公司,並得到希拉里回信支持。一個月後,這則廣告的語句改變了,「全美國的女人」改為「全美國的人」,而這次經歷,亦讓她體會到行動的力量,鼓勵她繼續參與倡議行動。

這經歷雖然好像只是發生在某一個人身上的傳奇,但重更要的是,她有一個願意在家庭教育中鼓勵她成為公民的爸爸,而社會的公職人員又願意聆聽回應,公司機構亦以資源和行動承擔失誤後的修正。所謂公民社會,不是只和行動者有關,它更在乎我們每一個人在社會中,帶着公共視野行出自己崗位上的一小步,回應行動者所看見的社會需要

深願這本書上的故事,鼓勵你我一起在社會不同角落行出帶來改變小步。

 

(全文完)

Text by 梁柏堅(突破機構事工發展總監)
Photo by Andy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書名:行出一小步——從我到我們的社區實驗
作者:一小步
出版社:突破出版社
定價:HK$98
出版日期:2018年7月中,香港書展、各小大書店有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