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2467

陳曉蕾的採訪極有口碑,因為不只有實淨的見地,更吸引的是觸動人心的訪問。我們都愛看故事,但人物訪問的意義,不止於看見離奇曲折的經歷。「人物訪問是要有內容的。」曉蕾說。「每個人的故事,我們都是瞎子摸象一般,沒可能掌握到所有層面,要做的其實只是好認真地將摸到的部分描繪出來。」有這個「不完滿」的自覺,曉蕾做的「人訪」,除了跟受訪者談,還會進行大量的資料搜集。「有一次跟漫畫家草日做訪問,他看了報道嚇了一跳,怎麼這記者知道那麼多自己沒有說的事?其實我寫之前已經看過他所有作品,也找了很多資料,關於他跟爸爸媽媽的生活點滴等等,整理了他的人生。」

「人物訪問是有內容的,意思就是指這個。而很多報館,原來是不明白的。」

「在我出身的年代,各家有各家的『人訪』,都是重要的欄目,但因為及不上飲食、旅遊版那樣吸引廣告,所以都漸漸cut了。但如果一個副刊記者,永遠都係做旅遊、飲食,我真的好擔心這個 training 能讓你寫出什麼來。沒錯,飲食都可以寫得好深好有層次,但問題是報館永遠都要你寫『大件夾抵食』。」

「『壹仔』那『人訪』做法,現在幾乎變了行規,像要有揭祕式的『你不知道的乜乜乜』、問題要刁鑽、寫到有落差,又要搵埋他屋企人,批判之餘又有個後記等等……但真的不是個個被訪者(故事)都好看啊。我做報刊專欄,為的就是想呈現 journalistic writing 可以有好多不同的寫法,好多元化。人人都應該有自己的特點,而不是入了某間機構做,就只能寫成某機構的style。」而獨立記者走出報館,就可以有更大的空間嘗試不同的寫作方式。

[繼續報道]:記者條路可以點行?

output_7BBwGX

按入去,一步一步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