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77630_10152478980496384_1833054093_n

2014年末,「雨傘」暫時收起,一切回復「正常」。

「佔中」、「雨傘」之後,零售數字不跌反升,樓市無跌過。身旁同事說「睇怕都要等核爆先會冧市。」居屋再開售,明明網上有得下載表格但大家都大排長龍去拎:「都知機會渺茫喇。當買六合彩囉。」不同的是,六合彩中了,你會有百幾二百萬去花;居屋抽中了,你從此就被綁住供樓,有幾百萬債務纏身。「總之抽咗先啦,無蝕底。」家人說。嗯。

14歲阿妹在佔領被清場後的「連儂牆」上用粉筆繪畫花朵被捕,法庭以其聽障父親無力照顧為由,同意警方申請的兒童保護令,將女童判入兒童院暫時代為照顧,期間不能回家,也無法回校上課。聽力有困難,不能阻止阿女去用粉筆在街邊畫花,(所以)沒能力照顧女兒,沒有做父親的資格。嗯。

王維基的香港電視最終在網上啓播,要用電腦、流動裝置,或者電視盒接駁上網看,諸多不便。另一邊廂,擁免費電視牌照的亞洲電視年尾拖糧,11月的薪金,明年1月才會先出一半,袋住先。高層曰,留低的員工有「船長精神」,跟亞視這艘將沉的「郵輪」共渡最後一刻,這段時間,會推出新節目《亞視我們這一家》,每天報道亞視的最新消息,和員工打氣環節。至於實際會幾時出糧,仍然是無可奉告。嗯。

我們在今年開始寫「忙碌公民日誌」這專欄時,原意是想記下每個星期的社區的公民活動,也互相提醒一下有沒有一些鬼祟的假諮詢正要悄悄通過,每人行多一步去發聲。今天,社會的荒謬氾濫,每天疲於奔命地在facebook或走在街頭回應公共事務,可能,慢慢,我們也會視之為平常。

用二百萬買三百幾呎的樓是正常嗎?是抵嗎?警方那麼積極「保護」一個14歲有聽障父親的少女是正常嗎?其他家長苦苦哀求去「保護」離家出走的少女卻被不了了之又是正常嗎?拖糧兩個月的老闆會是你的「家人」嗎?一個連廣告都沒有的電視台卻擁有免費電視牌照是合理嗎?

「不嬲都係咁㗎啦,Hong Kong is dying吖嘛!」

2015,我們不會單純地(甚或幼稚地)相信「明天會更好」,照目前情況看,香港可能會崩壞得愈來愈快,荒謬會愈來愈多。親愛的戰友,惟願我們知道自己人性自私的限制,不對社會荒謬之事麻木;心裏清潔無偽,為不義之事憤怒,為弱勢發聲,尊重差異,為了使這個社會讓人活得尊嚴,在各自的位置上努力。

這是我們的初衷,誠心所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