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3212

在佔領期間,我們常碰見與自己政見不同的人,或許是要好的朋友,親人,或許只是facebook的路人甲。甚至,縱然不是「反佔中」,大家都希望有真普選,對一些人和事情的態度都可以南轅北轍。一不留神,就容易短兵相椄,由討論升級為嗌交。在搞流動民主教室時,陳允中(YC)要接觸來自五湖四海的老師,面對青春熱血的學生,還不時要提醒自己面向公眾,接受各方意見。這真的可以做得到嗎?面對專登來搞事的人,還是要堅持「以理服人」嗎?

YC坦言,他完全不能說服某些「本土派」,但仍然要堅持不停講道理。「即使你知道不能改變對方,仍要講道理。」

「因為,你與意見不同的人『嗌交』,目的不是說服他,而是說服旁邊聽的人。」YC說,「所以要在公眾地方講,無人就唔講,因為冇用。」旁觀者是重要的,因為他們未定型,未決定自己想怎樣,所以他們在觀察你們嗌交時,會見到幾件事,「第一,原來真心相信民主的人心胸較闊,甚至願意畀人鬧,也很和平地解釋;第二,我們講道理;第三,會接受別人的意見。」於是,跟你爭論的那個未必會變,「因為他們早決定企邊一邊」,但我們仍可以把握這個嗌交的機會改變圍觀者的看法。

YC指,現在通常以情緒動員,打擊空泛的「大陸人」概念來吸引激進者。「這些憤怒其實好淺薄,可以跟他們多點講道理。」

「面對這種指控,我每次都會講『內地生撐香港』這個網頁。這個網是由一些在港讀書的內地學生做的,他們在香港,在佔領區經歷過後,發現中國《環球時報》、《人民日報》講的東西不準確。他們會把關於香港的事實傳給內地朋友知;但內地朋友會鬧他們,話他們被洗腦啦,累死家人啦。裏面有好多像這樣的故仔,好感動。一個網頁,看到很多人在改變。我看每一篇都哭。」

在今天後佔領撕裂之時,或許我們也可以在這些轉化中得着一點希望。

「最無希望改變的人都可會變,你仲想點呀。這不就是希望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辦一所民間學堂:流動民主教室

流動民主教室(上):罷課不罷學

流動民主課室(下):由抗爭現場走到日常的民主 

【一路走來 Timeline】由罷課,佔領,到雨傘大學

【活動LIVE!】Transcript的血汗工廠 

【秘笈 the manual】捉緊旁觀者的政治 

【我要加入 I want to JOIN!】找幫手做多媒體民主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