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提到,我們這羣忙錄的Storytellers要到九龍城書節擺檔,嘗試販賣故事製成品(書啦、碟啦、明信片啦、布袋啦),請大家支持我們繼續把故事寫下去。

老實說,我們是戰戰兢兢地開檔,總覺得生意不會太好。擔心天氣、擔心人流、擔心東擔心西。(用基督徒述語,就是:「好小信囉。」)結果是,最新一期Breakazine!《失語時代》《趁還有墟》DVD,還有一小步的「香港人故事包」,第一天就全部售罄,要火速加貨。大家都喜出望外。在大時代中,故事還是有其吸引力,大家也似乎特別珍惜現場記錄。「一定要好好保留這些記錄,當有一天歷史被全盤推番,我們還有許許多多見證在手。」有一位姨姨跟我說。(她這麼一說,身邊圍觀的羣眾又買多了幾套故事包。很感謝她。)

除了賣貨,我們另外一半的攤檔,成了「十年咖啡室」。

《十年》,其實是突破媒體部2015年的大型製作。我們邀請了5位本地導演,創作5個關於十年後的香港故事,組成電影,預計下年3月於九龍灣星影匯戲院Metroplex上映。《十年》,不只是一個電影計劃,而是希望透過電影,引發大眾一同想像及討論,編織一幅大型的香港構想圖。在忙於拆解當前的局勢之餘,我們亦要有遠景和願景,推動我們繼續向前。

所謂「勿忘初衷」,那個初衷,既包括過往的歷史故事,也包括最初所看到,那屬於未來的風景。

所以,我們要向將來說故事,向城市說預言。

於是,我們在空盪盪的帳篷下擺設高枱高椅,在簷篷桿綁上幾條大麻繩,夾上木衣夾,邀請行過的路人進入帳篷,寫下一個對「香港十年後的預言」,就可以換取一杯咖啡或熱可可。如果願意,我們也會邀請他們在鏡頭前說出自己的預言。

原本,我們以為寫紙仔這條橋,很老套。「來九龍城書節的朋友,都是文青型人,大概不喜歡搞這一套吧。」「唉,在金鐘Lennon Wall仲寫唔夠咩,我估都無乜人來寫吧。」我們還是一貫的「小信」。

但結果,那三條大麻繩夾滿了不同字跡,或悲觀或樂觀,或加油或批判的「預言」。我們都覺得很驚喜。許多人在這三條繩前拍照留念,或是花上十多分鐘,逐一看別人的預言。

Sbreakthrou14120117340p2-crop 3 Sbreakthrou14120117340p2-crop Sbreakthrou14120117340p5-crop 5 Sbreakthrou14120117340p5-crop 6   Sbreakthrou14120117340p1-crop 4 Sbreakthrou14120117340p1-crop Sbreakthrou14120117340p1-crop3 Sbreakthrou14120117340p2-crop 2 Sbreakthrou14120117340p5-crop 4

 

 

還有許多許多,未能一一刊出。那兩天,我們收集了差不多80人的便條,也拍下十多位朋友的預言。原來香港人很需要說話表達的渠道(哪怕只是一張掛在麻繩上的便條),他們還有很多話要說,而且他們也很想聽別人要說什麼。

回到公司,把這些字條掃描作記錄,看着看着,叫人很感動。他們的預言未必準確,有時是一廂情願的願望,有時是憤慨失望的發洩--但那都不是重點。有誰能預計十年之後,香港要變得如何?我們現在連十天之後,金鐘、銅鑼變會變成怎樣,也不敢說。

重要的是字裏行間透露,著緊香港作為自己的家,認真和紥心地寫下了自己的感受;超越了自身利益,以社會和羣體為基礎去考慮我們城市的未來。經歷這場運動,我們開始不再只顧自己,也看見和其他人的連結,看見歷史故事的脈絡。這種態度和視點的轉化,才是影響我們未來十年的關鍵。

所以,看着這些便條和塗鴉,我是覺得有盼望,而且不斷提醒自己,即使將來情況轉壞,也絕不可失落這份對未來的想像和冀盼。(雖然都有一部分我是完全不明白他們寫什麼的,哈哈。)

Sbreakthrou14120117340p5-crop 6

想看更多人的「十年」想像,想知道《十年》計劃的進展,請繼續密切留意「一小步」的報道。

另外,Breakazine! 《失語時代》及小黃書《遍地開遮》也正全速加印,有發放消息,會在我們的Facebook上再公佈,大家記緊留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