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梁振英的真心話。

10月20日,他說:「行政長官候選人必須經廣泛代表性的提委會產生,而廣泛代表性不等於要追求人數多,否則面對的是全港的人,而當中一半是月薪低於14000元,導致政策傾斜貧窮人士,造成福利主義,不利營商環境。

10月25日,他又說:「基本法清楚說明香港的選舉制度設計是「均衡參與」,重申不是要向任何界別或階層傾斜,有界別沒有任何經濟貢獻,例如宗教及體育界,在選舉制度中亦有參與。」

只用收入衡量人的價值,把公民分成幾等,甚至認為他們不應有最基本的提名權;只用經濟收入衡量各種「行業」,貶低不同崗位的專業,以為施捨他們提名權已是皇恩浩蕩的態度。看似理性的發言,加上平靜的語調,卻反映根深蒂固的階級主義、封建思維和只向錢看的價值和人格,真的比在佔旺區聽到的粗口難聽幾十倍。

在街頭被問候,也只不過是叫人一時間難受,或是面紅耳熱。

赤裸的歧視與拜金主義,由香港最高決策人口中出來,卻令人長時間感到心寒和憤慨。

經歷了足足一個月的雨傘運動,在街上參加過民主論壇,看慣了「四點鐘許Sir」,見識過立法會辯論的層次,也見證了學聯五人對政府三位官員的對話,香港人應該比以往更懂得辨別何謂「語言偽術」,何謂「我大聲,但唔代表我無禮貌」的真心話。我們亦比從前更懂得向別人解說香港的狀況,用論據、例子、比喻表達政制改革的重要性。

在一個失語時代,我們在佔領區裏似乎重拾自己的聲音。

在快要被迫到牆角之時,我們發揮了想像力,把訴求放在山之巔。

這對於做文字工作的我們,是感到特別快樂、特別安慰。

文字的優劣,理據的真假,我們終於學着耐心的分辨細讀。

這將把我們的城市帶向另一世界。

HONG KONG-CHINA-POLITICS-VOTE

不信?

可看10月28日《明報》副刊訪問的〈佔領者,在讀什麼書……〉,14本書由陳曉蕾、許寶強、八十後集體創作,到甘地、德國詩人Herman Hesse和巴金也有。在現場思想哲學、藝術、本土文化、自由民主,那是多麼有意思!看得我們心跳加速,好想也拿幾本書,跟大家一起啃。

例如新一期Breakazine!。是的,讓我們也賣一下廣告:

久待多時的新一期Breakazine!將於11月3日出爐。這次是雙封面,兩個角度描述我城的文字:《失語時代》/《文字沉默革命》。總編山地寫道:「這一面,邀請你去聆聽失語的聲音:失語因為詞語扭曲,因為劣質語言入侵,也因為我們丟失了對話的語言。另一面,邀請你沉默革命,尋回文字的激進:廣告的穿透力、歌詞的滲透、詩詞的迂迴;文學的創造力、評論的批判力。我們相信,文字本身就是一種沉默力量,過濾也提煉思想,誠如今期作者之一所說,『文字沒有聲響,寧靜地等待自己被爆發』。在紛亂時代,在持久之戰,更要思索重回文字之本。」

另外隨書亦送上一本小黃書,叫《遍地開遮》,記錄了我們之前在Human Library HK收集的雨傘故事,也是一小步編輯的小心血。

因為題材「敏感」,只能在以下銷售地點限量出現:OK、7-11、突破書廊、誠品、Kubrick、Page One、序言、基道。
謝謝大家支持。

讓我們用文字奪回在這世代的話語權,書寫我們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