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課至今,超過一個月。

你可以不同意,「佔中」已經結束—–或者是佔領最終是由另一種形式發生,沒有誰給我們訂下運動框架,最後我們沒有佔領中環,反倒散佈到金鐘,旺角,銅鑼灣;金鐘的不能代表MK,旺角的也不能代表老銅,誰也不能代表誰….

carrie

(攝:Andy)

星期二學生和官員的「對話」,大家口裡說沒期望,但人人都看足全場。這次讓全香港的家庭觀眾都見證「人肉錄音機」的極致—-不回覆質詢,老調重彈,死守不讓,以為騙到自己就騙到人。同學把運動的訴求,對政改疑問和不信任,不卑不亢地表達。同學不是贏了辯論比賽,這是向世界呈現了一個時代的更替,殖民時代官僚制度訓練的精英官員,在新世代的公民青年前,就是會如此技窮。

由2012年,因為「人心未回歸」去推國民教育,到今天,梁振英說,因為今次,要加強「青年工作」,舒解年輕人對社會的不滿。

他始終不明白,自己有多不適合這份工,也不明白,社會今天需要什麼。

他和他的團隊,就是如此「講極唔明,學極唔識」。

我們需要一個民主的制度,也需要民主的素養和精神。今天在辦公室,在每個家庭,在教會,在facebook,都面對着很多不同的意見,怎樣去包容與自己不同的人,怎樣相信身邊的戰友?「代表」我們的人做錯了,我們是寬恕他們,還是用行動、用選票去懲罰他們,應該怎樣判斷?

香港人都在學習中。

「一小步」正在預備網站的更新,我們會出版更多改革實踐的真人故事,希望藉着這些記錄,成為大家在民主社會發展路上一起分享的資源。第一個專題就是「公民學堂」,我們由罷課之前開始記錄這種香港人不太熟習(現在不是了啦)的學習形式。

香港人的新學期開始了,你預備好了嗎?

10612877_10152305313232003_485869245361162843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