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所謂的中大「老老老鬼」,即是早已畢業好多年的同學。

昨天,0922,穿上白衣,在背包掛上黃絲帶,我和同事「假扮」學生回到大學站--
因為,我想重新思考,到底我們應該學什麼。

P1120801

 

25間專上院校的同學,在2:30pm開始坐滿了百萬大道,台上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徐徐讀出這25間學府的名稱。在「罷課不罷學」的前提下,我不斷地想,他們在這段日子學到了什麼?

其實他們所學的,可以是相當負面的東西。例如,當你為理想行動的時候,會有人肆意製造恐慌;當你為公義發聲的時候,會遭人無情地嘲諷;當你為社會上的貧苦大眾爭取尊嚴,有人會質疑「你罷課一天浪費了多少納稅人的金錢」。在這個處境下,作為大學生,學會「認命」、「絕望」、「沉默」,若不是理所當然,也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這10,000多名同學,至這一刻學到的似乎不是這些。

P1120807

 

「一個城市的死亡,從來都是因為大眾的冷漠。一個時代的離去,從來都是因為大眾的捨棄。而逆轉一地命運,從來都只能靠當地人絕地抗命。」他們仍懷有希望,準備抗爭。

許多成年人都跟學生說,「罷課做到啲咩?你哋太天真。」

昨天在大學裏,我反而覺得,同學們要比許多人更貼近現實,更清楚我們的政治現實。所以他們才更知道,今天不罷,還待何時。「有希望,不代表樂觀,兩者是不同的概念。」這是昨天早上在另一個研習坊所學的。樂觀或悲觀,都只是審視形勢的結論,唯有希望可以帶領我們行動,一同走向前。

P1120818

這場學運最有意思的地方,是學生們清楚知道憑他們現時的力量知識資源,是沒辦法把這一場仗持續打下去。所以,他們搞了「罷課不罷學」,讓課堂延伸出去,邀請他們的教授、成年人一同參與。說起來,是有點吊詭:既然罷學,還上課,這算是罷還是不罷?

當我們坐在新亞書院的圓形廣場,聽周保松教援說「民主實踐與人的尊嚴」時,我們想這才真正是把教育回歸到其根本的位置,讓每個人成為自由人,可以自主思考,讓我們一同參與討論,在行動和理論之間建構知識。「這像是耶穌時代的演講。」「好像回到雅典學堂。」我們笑笑的打比方,心裏卻是由衷地羨慕。

只願,就像周教授在Facebook說,如果每年都有這樣的機會就好了。全港20多間專上學院,聯手辦一個公民學堂週,市民可以放開自己緊抱專業前途、政治背景,好好的選擇自己想學的一課,認真聽認真學,認真實踐。這種致命的認真,就是我們希望的源頭。

那,我們的城市就真正會學到應學的,公民社會才真能擴大。

附上至星期四的義教時間表,詳情可留意學聯的公佈。http://www.hkfs.org.hk/strike-intro/strike-schedule/
來,上課吧。

Sketch by Noble Sketchbook

 

10665095_383578068462688_2214092951827616063_n

unnamed

unnamed-1

 

p.s. 由一羣大學老師口中知道,他們即將推出四處遊學義教,如果各位有興趣邀請他們到中學、小學、教會、小組等教學,可mail drop v.edu.hk@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