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青年互助委員會」*與「一小步 Littlepost」在這個夏天,全城搜尋,找來「10個唔願走的青年」;他們雖有年輕的本錢,可以遠走高飛,卻還是賴死唔走。我們將一連10週,以聲音訪問和文字演繹,記錄在香港面臨巨變之時,繼續留守的年輕香港人。

願他們的理由,成為我們的勇氣,開闊我們的眼界,一同留在這地努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CP_3586-2

小野,原名盧鎮業,香港獨立電影導演。拍攝《春夏之交》(2010)及《那年.春夏之後》(2010),記錄和描繪當年五區公投的政治步伐。2013年,獲藝術發展局頒發「藝術新秀獎(電影)」。時值碼頭工人工潮,他上台領獎時,特意讓碼頭工人阿四發言。

因為他相信,藝術本質,不可以脫離社會和生活。

1) 如果你可以選擇,你會離開還是留在香港?

我會留在香港。

現在全球也是被壓迫的時代,我想留下來做一些抵抗。既然都必然要進行一些反制的運動,我會選擇留在香港做,因為這是我最熟悉的地方;同樣,香港亦是最用得着我的地方。

2) 如果要說服朋友留在香港,你會怎樣說?

好多朋友離開香港都是因為香港好差──無錯,香港現在真是很差。

但我不認為世界上有任何一個地方是「好得特別交關」。在全球化經濟和新自由主義底下,根本沒有一個地方可以獨善其身。如果我們永遠帶着逃跑的心態,以為可以令生活好一點,我覺得……那是過度的幻想。

我覺得離開香港也不要緊,但別以為自己可以離開壓迫。

3) 留下來,有用嗎?你會做什麼?

我會繼續參與社會運動。如果我們認為一個徹底的改變,是需要一個革命。那我們現階段的社會運動,只是革命的預備。我們在積累、在準備,面對一個新的社會變革,要把一個崩壞的制度移走,思考我們要如何前進,繼續走下去。

當社會有壓迫的時候,我們必然需要反抗。即使那個反抗現時不在你身上發生,選擇跟受壓迫的人同行是非常重要的。當你與受壓迫的人連結,某天,更大的壓迫來臨時,你就不會單獨面對。

4) 你覺得你將會面對什麼困難?

在香港講社會運動的最大困難是,我們沒辦法好好梳理問題所在。我們面對一堆非常愚民的主流媒體,他們輕易把問題簡化,亦不會嘗試讓人明白問題的核心。我們自己亦很容易將問題標籤,給自己一個說法就算。例如,我們會說:「因為無普選,所以我們就無屋住。」但其實是我們的社會結構和制度出了問題,我們要換的不單是一個人,而是整個制度。

點解我們要捱很貴的大家樂,或者只可以去百佳買東西?為什麼我們沒法支持社區小店?這些問題好可能不是換個特首就解決到。我們要面對的是跨國資本主義、新自由主義所誕生出來的東西,例如領匯。所有事情都有其脈絡,如果我們不能好好認真抽絲剝繭看待,這就是最大問題。

5) 你最留戀香港的是……?

葵涌廣場。它展示了仕紳化以外的商場發展模式,保留區內屬於草根階層的消費活力,它的設計和管理方法是回歸商場作為直立式街道和墟市的重要示範。

深水埗。活潑多元的街道文化,全港無出其右。

觀塘工業區。區內的藝術或音樂單位和五花百門的小本商店,已把工業區活化;但「起動九龍東」迎來金融資本,想把觀塘打造成第二個中環,最終將趕走以上種種。

 

他的理由,能說服你嗎?歡迎留言告訴我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新新青年互助委員會」是突破青年媒體部的電台節目,本年度主題為「生活再造」,提倡「扮有文化,懶有態度,將生活分解,將城市再造」!逢星期六晚上8-9,FM 99.7 新城知訊台播出。http://www.facebook.com/breakthrough.ra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