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想了好一會,這個星期的公民日誌才動得了筆。

很多人都說「一小步」的名字起得好,但在這個在香港從政制的根本擺明「出晒事」,各方準備戰鬥和抗爭的時間裡,我們談公民意識,社區建立,日常生活的小實踐……這一小步,會太離地嗎?會令大家覺得很大落差嗎?

***

絕望的時候,需要信念支撐意志。為什麼要對香港不離不棄?這段日子,我們和電台節目《新新青年互助委員會》訪問了十個選擇留在香港後生仔,為何他們不移民?要把自己的未來押在香港?他們沒有很高深的答案,甚至你還覺得他們有些膚淺….留在這裡原因,可能只是熟悉的廣東話,canton pop,好味的奶茶和蛋撻,自己的好朋友。

還有就是,不甘心這樣認輸,想出一分力去改變這裡。

電影《逆權大狀》裡,律師主角堅持為被誣告違反國家安全的少年人伸張正義,一個故事叫他堅持着信念:

岩石再堅硬也是死的,雞蛋再脆弱也是有生命的。
岩石最終會化為沙土,而雞蛋孕育的生命總有一天甫能超越石頭。

希望是站在有生命的那邊,也許一隻雞蛋不足以等到能超越石頭的那一天,那就要更多雞蛋願意不認命,不服輸。

累積的經驗是力量。上月9號我們和Breakazine!一起籌辦了一次「真人圖書館」,找來十多位在7月2日留守而被拘捕的朋友作真人書,有讀者分享自己有去七一遊行,但沒有留守,覺得有點慚愧。其中一本真人書,陳允中教授說,這些經驗需要累積,因為我們不太熟悉抗爭,這次之後,大家下次就更明白自己要怎樣做了。

https://www.facebook.com/video.php?v=731336670280592&set=vb.131687176912214&type=2&theater

覺醒沒有太遲。不用對自己比別人覺醒得早/遲而自以為是/深深不忿,這時候需要是連結,維繫理性討論的空間,思考在自身處境作抗爭、公民不合作運動,甚或留在工作崗位/家庭角色可以做什麼。

***

在這些艱難的日子裡,很多人還在繼續努力。獨立記者陳曉蕾將舉辦新聞課程,教授人物專訪、專題報導及如何發表,好的媒體是公民社會重要的一環,詳情如下: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617876804998871/

學者何式凝與黃健偉、陳景輝,籌辦未來民主大學,引發更多對抗命的討論,希望豐富關於香港民主的論述。

一小步雖然小,一己之力雖然弱,我們相信踏出去之後,會遇到更多同路人。嗯,老套的,互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