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談起社區地圖呢?

這個欄目的意思,在於互相提醒身為公民,我們每一個人可以做的一小步。除了簽名、遊行、靜坐、到沙灘撿垃圾以外,我們亦需要累積社區故事、資源和知識,這才有助於建立網絡,令公民社會持續發展。

社區地圖就是其中一個手法,既連結社區內的市民,也可以將傳統、故事和資源等流傳下去。

這個資訊網絡的建立,聽起來複雜。實際做起來,也真的複雜。哈哈哈。

但正因為如此,我們更要多了解,即使你不是發起人、不是繪圖者,你也是街坊、社區公民、阿妹阿哥阿姐細佬,也可以參與各個社區地圖計劃,發放只有你才留意得到的風景!

長篇大論完畢,回到正題。

這回我們找來了一些外國例子,可供再深入討論社區地圖的可能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提到社區地圖,我們想起的大多是「文化保育」、「文藝遊蹤」這類藝文青創作。但放眼世界,放諸不同的經濟、文化和生活處境,社區公民協作的地圖(participatory mapping or community mapping),還有好多不同的功能。它可以嘗試解決社會問題、要求政府關注事件、賦權與弱勢羣體,甚至守護地球天然資源。

 

用地圖驅走黑暗角落

Kenya

在肯亞內羅比(Nairobi)的Mathare 貧民區,四處也是幽暗角落,罪犯吸毒者長期聚集,搶劫、非禮等罪案相當多。入夜後婦女歸家不安全,也經常發生青年人打鬥事件。居民正苦惱怎樣才可為這個小社區尋出路。

英國研究組織Work with Us,主張研究者與研究對象共同投入社區研究。他們把攝錄器材分給當地的居民,請他們拍下Mathare社區內要改善的地方。其中一批婦女和青年人就拍下了貧民區內光線不足的角落,再在研究員的幫助下標示在地圖之上。

這幅社區地圖成為地方政府的資料,陸續在相關地點架設路燈。因為環境改善了,小商店也願意搬入從前「生人勿近」的地點。雖然街燈後來陸續被流氓破壞,然而這幅地圖讓居民清楚看見自己是有能力推動社區改變;把Mathare的地形、角落清楚整理後,亦令政府有更多資料了解貧民區,讓它不再隱形。

http://www.workwithus2015.org/projects/spatial.html

 

用地圖同政府「講數」

mapping for change

在倫敦,人多車多,空氣污染日益嚴重。各個小區的居民希望議員、政府能關注這事,找方法改善道路和行車,減低對居民的影響,卻一直苦無對策。Mapping for change,一個專門以地圖作為社區教育和營造的機構,決定參與其中,動員市民一同以社區智慧和地圖數據,與政府「講數」。

他們先透過Twitter、本地節慶和講座等場合,聚集一羣關心空氣污染的朋友。然後,採取Citizen Science的方法,即是放棄高成本高技術的記錄儀,以每家每戶也能做到的簡單裝置,在社區不同角落記錄二氣化氮的含量。依靠義工的幫忙,他們把收集的資料標記在地圖上,再作分析。

timthumb

(photo source: mapping for change)

結果發現在倫敦小區的大路,空氣污染水平高出歐盟標準75%。部分後街的廢氣問題,亦相當嚴重。在發布會上,居民代表等都相當震驚,紛紛要求地方政府和市長加快處理改道和運輸工程。

這幅「廢氣地圖」成為居民與政府交涉的重要資料,亦是居民投身社區民主參與的重要經驗。「廢氣地圖」亦已擴展為「嘈音地圖」,繼續全民監察。

http://www.mappingforchange.org.uk/portfolio/citizen-science-used-to-monitor-local-air-quality-in-communities-across-london/

 

用地圖推展平權

acessibleEU

社區地圖的規模通常不大,但如果能把各區的地圖連起來,那就可以看見更廣闊的景象。MyAccessibleEU連結了四個城市作為試點,調查當地的無障礙設施,研究怎樣以網上地圖,幫助傷殘人士暢通無助。

研究團體在奧地利維也納、英國倫敦南岸、西班牙埃爾切(Elche)和德國海德堡做訪問,邀請傷殘參加者指示和規劃無障礙通道,再輸入數碼地圖,把資料試傳給有需要人士。他們希望長遠這些資料,除可以幫助這四個城市更進一步改善無障礙設施,亦可以協助其他城市規劃無障礙通道。

IMG_20140314_153619

 

(photo source: mapping for change)

有份參與倫敦計劃的社區組織 “Peer Exchange” 主席Maryam Zanouz說:「英國通過了反殘疾歧視修例差不多20年,但殘疾人士要完全融入社會,仍然面對重大的阻礙。他們大部人吃着差勁的政策所帶來的苦果──但這些政策本來就應該或可以先徵詢他們的意見。許多人會嘗試把他們當為顧問,卻只要很少數的服務和產品會真正邀請殘疾人士一同設計。這就是這個活動的可貴之處。」

這幅地圖不僅是資訊交流,更是平權賦權,讓弱勢的一羣可以找到參與社會,表達聲音的渠道。

http://www.mappingforchange.org.uk/portfolio/myaccessibleeu/

[註:香港也有一個類似的網站,專門調查和發放各區的無障礙資料:http://pof.org.hk/new/s243.php

 

用地圖保衛森林

畫地圖,其實也是一種權力的角力。誰有權,誰聲大,誰有財有勢,就可決定地圖邊界。如此演變,幾百年下來,我們的地圖上一直欠缺了弱勢者的聲音。他們可能看似微不足道,卻是最依賴土地生活的人們。但因為在地圖上被消失了,他們的權利、土地,就任人魚肉了。

Mapping for Rights的其中一個項目,是在非洲剛果森林盆地,與一班稱為Baka的原住土人,共同繪制自己的歷史和地界地圖。Bakka一直生活在森林之中,雖未至於完全與世隔絕,但幾千年來一直被忽視。他們依賴打獵和採摘而活,祖先教導從不會傷害森林,只取自己所需,人與森林和平共存。

 

 

mapping for right

近年伐木業和礦業入侵盆地,族人們看着推土機把樹推倒,把山切去,心痛無助。他們想與政府交涉,卻無從入手。只因對方財團一直堅持,從地圖上看來這是一個渺無人煙的荒地。另一方面,環保人士看着森林被破壞,就急急把餘下的土地都改為保護區,禁示任何人入內捕獵。

Bakka人們被雙方忽視,同時也被夾於中間,有怨無路訴。

於是Mapping for Rights由零開始,與原住民一步一記錄,教他們用GPS儀器重新建構Baka族人的生活圈,同時亦記錄他們的族羣歷史。「由此開始,我們可以跟他們說:我是森林族人,這森林我有份。要開發嗎?要保護嗎?先得把對我們影響都計算入內。」

想了解更多關於這個計劃,可以看這條紀錄片“Ndima: Mapping our Future – A story of the Congo Basin people’s fight to save the rainforest”。Ndima 就是Baka語裏的「森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過了不同的地圖項目,有體會到社區地圖的力量嗎?會不會想動手做做看?

下星期的〈忙碌公民日記〉,會找來本地的社區地圖繪圖者,談談繪圖的點滴和新手貼士。敬請留意啊。

 

社區地圖系列:

〈忙碌公民日誌〉 0813 繪製我們的獨有風光(1)

〈忙碌公民日誌0827〉 繪製我們獨有的風光 (3)

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