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青年互助委員會」*與「一小步 Littlepost」在這個夏天,全城搜尋,找來「10個唔願走的青年」;他們雖有年輕的本錢,可以遠走高飛,卻還是賴死唔走。我們將一連10週,以聲音訪問和文字演繹,記錄在香港面臨巨變之時,繼續留守的年輕香港人。

願他們的理由,成為我們的勇氣,開闊我們的眼界,一同留在這地努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how_BKZ_LP

羅宜峻Aston,是「思考實驗」(Hong Kong Thought Experiment),一個推廣批判性思維和實質交談組織的負責人。他們在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擺檔,名叫「$0 Free Chat」,不設任何限制和前設,你想傾乜就傾乜。無著數無錢賺,讀哲學的Aston和朋友們擺檔,只是想了解香港人多一點。因為他們覺得,無論是電視、報紙,還是Facebook、Whatsapp、討論區,都不能叫人認識真人。要知道真正香港人的模樣,不如坐在街上,像從前在榕樹下,好好聊一聊。

他們還是會繼續Chat 下去,因為愈傾愈「發現大家唔係我哋想像中嘅香港人咁,我哋係不斷打碎自己的『香港人印象』,再reconstruct,然後又再打碎……愈做愈發覺自己唔明白香港人,然後就愈想明白,於是愈想落嚟同人傾偈。」

以下是他留下來的理由。

1)    如果你可以選擇,你會離開還是留在香港?

移民這個念頭一直在我心中,我認識的很多長輩都鼓勵我離開香港,而我自己亦曾浪漫地幻想自己和伴侶移民外地的生活。 台灣、九州、北歐五國、烏拉圭、美加、愛爾蘭,這些地方比香港更民主,更保障人權自由,人與人之間更互相尊重,都很吸引。 但當我想得愈多愈仔細,我就更覺得自己會留在香港,因為這是我出生和長大的地方,我的根在這裡,我認識的人都在這裏,對這城市有很強的歸屬感。

當然,每一個地方都有好有不好,正如你讀一間學校,對它有歸屬感,不一定是因為間學校好好,而是因為「你留過啲腳毛喺度」,有你的回憶的地方。

2) 你喜歡自己作為香港人的身分嗎?

出外旅遊時,我會十分自豪地告訴外地朋友我是香港人,我的故鄉在亞洲大陸的的邊垂,擁有全球最美麗的海港;街頭有清真寺,街尾又有觀音廟,街坊傾計會用潮州話、客家話、閩南話、印尼話、馬來話、烏爾都文,民族多元;歷史不算長,但由帝國主義殖民浪潮,中國和南亞諸國的革命和反殖運動,以至後來的國共鬥爭,香港都在歷史舞台上都有她的位置;我們有獨特的香港電影,有廣東歌、世界級的中西樂團,有別樹一格的香港文學,粵劇戲曲,有全亞洲史上第一個足球聯賽和足球隊。

住上七百萬人,但竟然仍有四份三的郊區土地,無論住在哪裡,都可以一小時車程內去到郊外,總有一個郊野公園在附近。鳥獸蟲魚花草樹木,總有香港獨有的品種。

能令我作為香港人自豪的東西實在有太多,雖然現在的社會環境好像強差人意,但香港人早已走過各式各樣的大風浪,我們是用腦的,我們是有魄力的,我們是明辨是非的,我相信我們香港人。

3) 留下來,有用嗎?你又要做什麼?

當然是令社會和生活環境更好啦。

想移民其實都只是羨慕別人的優點,與其遠走他鄉,倒不如將他們帶到香港。羨慕北歐的生活態度和單車文化,那就在香港支持標準工時和推廣單車代步吧。羨慕台灣的人文風景,那就為本地藝術工作者和音樂人爭取應有的工作和表演空間吧(當然也要多啲親身支持)。羨慕日本人的禮貌和創新能力?那就着手搞好香港的教育吧。羨慕星加坡的房屋政策?那就於土地運用的議題上多發聲吧。羨慕英美的開明問責政府?羨慕別人的投票制度?那就爭取香港應有的真正普選吧!

4) 要「推郁」香港人,不容易吧?

香港人有時侯很被動,對於不算太切身的事情,總是愛理不理。我相信這並非因為香港人冷漠,你看每逢大是大非和天災人禍,我們總會走在世界最前線。我相信而是因為工作已經太勞累,平時沒有多餘心思去為自己和別人爭取更多。但當自己生活都顧唔惦時,就更加應該行出黎為自己為社會爭取應有的生活空間吧?

5) 在香港最留戀的地方是…?

因為我家在天光道附近,幾乎每日都會由街頭走到街尾, 對我而言象徵著由土瓜灣這個老城舊區的「家」,走出到九龍城、旺角等五光十色的「城」,而且處處都有獨特的美態。 由馬頭圍道開始,先見到土瓜灣地標哥登堡餐廳,即使旁邊的水務局,男童院,珠江戲院等老朋友早已被拆卸重建, 但哥登堡和她的霓虹燈招牌,有如一位老紳士,一直見證舊城的變遷。

轉入天光道,只有街頭有數棟住房,後面的都是學校區,土瓜灣和馬頭圍一帶如街市般的喧鬧,一下子就安靜下來了。 這裡以前是一座小山,叫「採石山」,所以從馬頭圍道轉入天光道,沿途都是暗斜慢慢往山爬,最後有大斜路灌入亞皆老街。 天光道和附近的街道都是1933年建成,聞說靠背壟道以前是一條村,有一條河。她和天光道交界處有一所新亞中學。 對,就是中大那個新亞書院的前校舍,因為沿著路邊建造,校園被半圓形的石磚牆所包圍, 牆上掛上新亞校徽和「新亞中學」四隻大字,好不威風。

新亞對面是前何文田警察宿舍,以前活像一座山上堡壘,現在變成屏風豪宅和馬路邊的獨立屋「半山一號」, 多謝李嘉誠,讓我可以自詡「家住半山區」。 旁邊是鼎鼎大名的鄧鏡波學校,她有非常漂亮的傳統校園,也是有石磚牆圍著, 站在大門可遠眺足球場另一邊的維多利亞式建築風格的主樓,雖然樓高只有三層,但四平八穏,氣度不減。 校園各處都有不同聖人雕像,校園教堂名為進教之佑堂,參考自歐洲十字軍、拿破崙、和聖母的故事, 更是全港唯一一座有拉丁文彌撒的教堂。 新亞中學對面是協恩,勁就唔使講,校園也很漂亮。

唔講唔知,原來協恩、男拔、和女拔系出同源,均從19世紀中葉於般咸道的聖公會曰字樓女館開始。 難怪三家學校校園建築風格相近。再後一點又有福建人開辦的閩光書院和中華基督教閩南堂,教堂有有色玻璃窗,晨光打在上面時好不漂亮。 走過學車場,就到天光道遊樂場,有一塊好大好大的真草坪,因為實在太大,平時主要給鬼佬和印巴裔港人打木球和比賽用。 從這裡可以遠眺九龍城浸信會教堂的鐘樓,主日清晨更會傳來鐘聲,差點以為自己去咗歐洲。 而旁邊的是壘球總會的壘球場,吸引到不少本地台灣和日本人來打波。晚上有時會打比賽,傳來清脆的打擊聲。

而馬路的另一邊是這段路唯一的民宅,四五層高的舊房子,向前望向天光道大草坪,背靠英基當中最古老的英皇佐治五世學校(KGV) 大球場,勁過背山面海。平日清晨黃昏,街上有穿旗袍的、穿西裝的中外學生,時空就似仍然留在五六十年代。 最後一段大落斜,經過西九龍警察總部和九龍城警署兩座「左右門神」,灌入亞皆老街,附近有上百年的九龍醫院古典復興式建築群, 古瑾圍上帝古廟石門遺址、法國醫院。你看,沿著一條天光道走,竟可見盡從古到今的史蹟。

我經常向朋友打趣道:「從大草坪這邊向東望,路旁有獨特的黑白相間石柱,加上草地、大樹、石磚,似唔似The Beatles最後那張大碟”Abbey Road”的封面?」

 

 

Aston

 

(右一最前的是Aston)

他的理由,能說服你嗎?歡迎留言告訴我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新新青年互助委員會」是突破青年媒體部的電台節目,本年度主題為「生活再造」,提倡「扮有文化,懶有態度,將生活分解,將城市再造」!逢星期六晚上8-9,FM 99.7 新城知訊台播出。http://www.facebook.com/breakthrough.ra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