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medianew

2014年7.1遊行,獨立媒體的街站。
Photo credit: 山地李@Breakazine

 

新界東北撥款、51萬人上街,還有那511人的和平演練。

這陣子大家都在比較和研究,不同媒體報章,怎樣報道這些社會事件。誰角度偏頗,誰自我審查,誰悄悄的把標題換掉。但其實社運新聞跑上頭條,也只不過是10年間的事。

「天星皇后之前,關於社運的新聞,主流媒體幾乎不報……這與今天的環境很不同啦。」主理香港獨立媒體網編務的Damon(黃俊邦)說。

 

社運作起點 公民作延續

這天來到「香港獨立媒體網」(下稱「獨媒」)在灣仔富德樓的辦公室,實習生和記者們正在工作。獨媒現時有三位受薪的全職同事,特約記者和實習生都是在「無償勞動」(http://www.inmediahk.net/intern),其餘內容都是由網上作者上載到網站。

編輯部的電視傳來24小時新聞台的聲音,不時有人在電話裡跟進訪問,氣氛與一般主流媒體差距不大。最不同的,應該是這裡有一隻黏人的貓陪伴大家吧。

IMG-20140704-WA0001new
人人在忙,唯牠在悠閒。

 

獨媒的網站在2004年下旬創立,有份成立獨媒的編輯葉蔭聰說,做這個媒體,「我們由始至終都是邊做邊檢討,希望能做到主流媒體之外的民間聲音」。獨媒開始時,核心成員都是在社運圈子活躍的人,包括有份參與爭取保留天星(2007)/ 皇后(2008)碼頭的朋友

說初期的獨媒是民間記者,倒不如社運媒體貼切。

經過10年,雖然現時在社運場合裡,仍會碰見獨媒記者做採訪,但「獨媒=社運參與者」的感覺相對減少了。葉蔭聰說,「運動不會永遠『有嘢發生』,完了一波後,媒體就會沒有內容。外國好多獨立媒體都是因社運而開始,也因為社運完結而死。媒體是需要routine(常規),要恆常有不同的內容出現,讀者才會常常上來看。」

經過檢討後,他們在2009年加入了「特約記者」的做法,除了讓作者自行上載文章到平台之外,也有特約記者做採訪,製作網站的內容。Damon舉例,「如果梁振英明天說辭職,我肯定所有媒體都擁著去做這一條新聞,假設另一邊有個記者招待會,議題與公眾利益很有關,但好可能沒人去或者仔細報道。」

獨媒做特約報道就是以有新聞價值,但是主流媒體可能忽略作為衡量。這種公民報道成為現時獨媒內容的重要部分。

 

「新」媒體的舊手法

這一年是香港新聞界的寒冬,先有商台的李慧玲被炒換上了「首席智囊」主持節目,《明報》被撤換總編輯,然後劉進圖被斬,記者和大眾上街表達「反滅聲」之餘,大家也多了關注新媒體。網上媒體沒有印刷成本,流傳廣,上載簡單,還能經過社交媒體快速傳播,甚至以動員社會運動。

這些,彷彿是主流媒體被失效之下,公民社會的新希望。

inmedia 2

全職同事 + 實習記者 + 特約記者 + 公民記者,提供內容至自家網站,再經社交網站傳開。

 

「但其實會自己做內容的新媒體不多,通常都是從主流媒體的即時新聞炒稿。」Damon提醒說,這種形式的「新媒體」,並不能為社會帶來另一把聲音。「主流媒體沒有報道的資料,這些網媒不會報道;當新媒體記者沒有到過現場,也不知道主流媒體報的角度客不客觀,有沒有問題。」你炒我的稿,我炒你的稿,這些角度單一的「報道」就不斷流傳。

「(網上媒體)寫評論,寫blog 的人就多,真係願意做採訪,整理資料的人就不多。」

事實上,沒有機構背景的網媒記者,或者獨立的公民記者,就算你願意出去做採訪,也未必這麼容易,Damon指出,「譬如現在我們去發展局的記招採訪東北議題,很多時候新媒體的記者未必能入內採訪…就算《熱血時報》已是註冊報刊,他們的記者拿着證件但依然被拒諸門外。現在政府的做法其實與私人機構無分別。」有些網媒記者有時會「扮成」市民進內,但這樣就沒有了提問的權利

現時他們的網上作者都是義務性質,「我們可以讓作者在網站放Paypal戶口,讓讀者看見他的文章的話可以直接支持,但好少作者這樣做。」Damon笑了,「我覺得他們應該喜歡like和留言多於稿費吧。」

雖然這幾年獨媒設計routine時會把社運者的角色距離拉遠一點,但葉蔭聰覺得,公民記者的動力,很多時都與運動有關,「又沒出糧,又沒有老細篤住你,無端端有什麼 incentives會令你做這些?不可以只是因為是一個『公民』吧!你一定是肉緊個題目,覺得重要,想有改變,所以獨立記者不多不少也是一個activist……但完全是一個activist的話,又不能把媒體的功能發揮得好。」

 

在不正常的媒體生態中生存

另一個在香港經營網上媒體的困難,是要透過財政獨立來保障編採獨立。不靠政府和財團,獨媒只靠數十位有心人士月捐,支持幾位全職同工的薪酬及租金等基本開支。縱然困難,葉蔭聰認為這比依賴某一個有心的財主為好。「很多新媒體的營運模式其實和主流媒體沒有什麼分別,都是由單一的財政去支撐。萬一個金主關水喉,可以一日之內摺埋。」

inmedia 1new
梁文道在獨媒街站呼籲市民捐款。
Photo credit:山地李@Breakazine

他指出,很多國家就算一個小社區都可以有自己的社區電台,是以公帑營運的,「但這對香港是太高要求了。哈哈。」香港未有健全的民主制度,距離要政府主動資助這些監察和批判政府的地方小媒體,還有好一段路。「香港是個商業化的社會,商營的媒體仍然是最有發展空間和動力的;問題是政府政策只是發牌給大型媒體機構,必須要有大量資本才可以……」

「而且,即使王維基投資了這樣多,還是出事了。現在的香港(媒體生態)根本不是正常的啦。」

獨媒這十年來,隨着社會覺醒,受眾逐漸累積,現時的讀者量是開始之時無法想像的。然而,他們同時見證不少「行家」結束,「以前還有許多非商營的網台,有人民廣播電台,有網政廿一,但好多搞了幾年就沒了。……我們和商業媒體不同,我們不是要搶市場佔有率,而是想多些人一起去用不同方式去搞這類媒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延伸一小步:

–  因為想鼓勵多些公民報道,獨媒舉辦了「網絡公民大奬」。如果你看過任何網上報道值得表揚,可以提名他們,一同凝聚公民報道力量。8月31日截止,詳情可看:http://www.inmediahk.org/award

–  獨媒也會資助地區出版或社運議題的獨立報,也可以對出版方針提出意見和支援。如《錦田八鄉報》,《大圍報》,香港海豚保育學會的刊物。如果你有興趣可以找找獨媒編輯查詢。<inmediahknet@gmail.com>

 

text + photo/ lokman(littleposthk@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