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

「香港一年」系列,由Breakazine! 突破書誌策劃,
計劃由2013年10月至2014年10月,走進這城的不同點,
從不同的點線面,捕捉這城轉變中的故事,
以呈現真相,不是控訴,而是喚醒人所忽略的變化。
1314,是「一生」,還是「一死」?
我們邀請這城30位見證人,

記錄小市民在自己的位置付出,
也帶着盼望見證這城如何能出死入生,
「一小步」會在計劃進行中,請部分記錄者以文字記下不同進程。

守護龍尾的黃志俊Dickson是其中一位見證人,

這一年他會以一個海洋人的身分,以海洋的視角,記錄香港海洋生態的轉變。海洋原是我們的一部分,我們卻甚少從這個角度去看香港的發展。]

2014年3月

甚麼是沙坪?沙坪跟泥灘、紅樹林、蘆葦、海草牀一樣,是生態環境。大嶼山的「水口」就是沙坪了,沙坪的坡度平緩,所受的風浪較小,許多生物在此棲息。

dickson_mar03

不是玩具。真的鱟。

政府要大力發展大嶼山,說甚麼要把這個「醜小鴨變成白天鵝」,傳媒朋友都像要重新發現大嶼山的美,有雜誌用《保護我們的大嶼山》作封面故事,有報章則以系列形式作報導,我有幸被邀請帶記者到大嶼山認識獨特生態,被問到有甚麼地方可以介紹?我馬上想到大東山高地特有的植物(我是植物白痴,另有高人負責)、大蠔河的河口生態(似乎已有太多報導)、東涌河的淡水魚類(早已訪問了魚類專家)、貝澳濕地(其實我只是半桶水),最後,我想到的就是水口,記者未去過,而且有淡水濕地和沙坪生態,夾埋剛好一桶水。

彩虹[虫昌]螺

彩虹[虫昌]螺

以往帶領記者都是要用自己的年假或週末時間去,今次終於可以名正言順代表學校,因為這個報導以教育的角度,去讓讀者認識沙坪生態。沙坪與一般的沙灘最大分別在於海岸的坡度,沙坪比沙灘平緩得多,加上位於內灣,受海浪的衝擊較細,生物能在較穏定的環境聚集。水口沙坪與村落之間,有一片偌大的荒廢農地,由於有水牛在此棲息,所以,在牠們製造的水漥中,仍能找到一些目標生物如蠍蝽、豆娘若蟲、鼓甲和蝌蚪等。可惜,情況沒有我半年前在這裡做生態調查般豐富。

對記者來說,這裡的生物很有新鮮感,但由於大部份體型都十分細小,對攝記是一個考驗,圖像的色彩也不夠豐富。我惟有寄望大退潮後的沙坪海岸生態。昨天仍是天陰陰,感恩出到海邊時陽光普照,潮水早已退得老遠,基本上是我來了十多次中,最退的一次。我沒有特定的目標,因為連最基本的工具都帶漏了。帶著記者們沿著涓涓流水向海而行,有常見的灘棲螺、隆線拳蟹、波子蟹和鰕虎魚等,突然,我發現一條較闊的沙痕,有一堆沙在慢慢移動,我高興得大叫記者們前來,這是我一直想在這裡找到的海鱟,俗稱馬蹄蟹,找到一隻後,再四處看看,這邊一隻,那邊一隻,不下十數隻,而且有些差不多接近掌心般大,實在令我和記者們都十分滿足。

報道出街後,有朋友擔心會令更多人到水口摸蜆掘蠔,我當然強調是希望公眾能只欣賞不帶走,但若真的要有所收獲,也希望大家能本著兩大原則,不貪心﹣只拿一家人一餐的份量,放回年幼和細小的。但這批肯親身到水口認識那裡生物的人,總比起眼裡只有發展,即金錢的人要好很多倍。記者問我對一些支持發展的人有甚麼回應,原來我這樣回答是記者認為整個訪問中最爆的—-「 其實只要把那些人送上月球,就馬上會明白大自然的重要。」

記者答問全記錄:

1. 可否講解大嶼山的地理環境,孕育怎樣的河口海岸生境。

大嶼山除了擁有全港第二和第三高的鳳凰山和大東山之外,相連的山脈和山系有不少都高於四百米,這樣多山地貌,形成眾多河谷,偌大集水區匯流成為主要的河流如嶼北的大蠔河、東涌河等,嶼南有梅窩、貝澳等,河流直奔入海,在內灣中便成為河口生態地點。

2.大嶼山的河口海岸生物特別之處?

大嶼山的河口生態較香港其他地區如新界西北,明顯較少受到人為影響,一直以來河口沖積平原是人類聚居和耕作的理想之地,元朗錦田河、沙田城門河等一早受到發展的破壞,人為污水的影響,加上人工石屎化的渠道工程,河口生態早已面目全非,大嶼山北面早年雖然有新機場工程,大蠔河和東涌河口仍盡量保留,沒有被填海工程破壞,南面的水口灣,更仍然保留昔日的樣貌。水口沙坪最特別的有一種細小的螺貝,名為彩虹虫昌螺,殼扁平而呈圓盤狀,殼表平滑而有光澤,殼底臍孔被滑層完全覆蓋,殼幅一般不超過8毫米。這種螺色彩有很多變化,花紋色彩多變。

另一種,大嶼山特別是水口灣淺泥下的大型貝蛤,文蛤有平滑光澤的外殼,略呈三角形,內殼有如瓷器般白淨。體型一般能長至手掌心般大。

3.將來大嶼山大規模發展,對它們有何影響?

大規模發展後,相信會步新界大型河口的後塵,水體被污染,河道人工化,整個河口沙坪會被破壞,甚至填埋。

4.現在所知的發展,如第三條跑道,人工島、東涌填海、港珠澳大橋等,對水口有沒有影響?

以上的發展工程主要集中在大嶼山北面和東面,對於南面的水口灣雖然沒有直接的影響,但長遠有可能改變了海水的流動,以及加劇海洋的污染,對水口的生態有潛在的負面影響。

5.可否分享一下你為何鍾愛研究海岸河口生態?

海岸河口是淡水匯入海洋的生態環境,這樣生境生物多樣性特別豐富,既是與人類最親密的海岸環境,亦是最容易被破壞的。沙坪是我的鍾愛,沒有岩岸般危險,又沒有泥灘般難纏,幼滑細沙很有親和力,生物量豐富很震撼,沙坪下亦往往滿載驚喜。

6.有些支持發展的人說(不單止針對大嶼山發展),為何要將一些地方留來養蝴蝶蜻蜓?許多人不太明白大自然、生物、植物對我們有何重要性,可否分享一下你的想法?

其實只要把那些人送上月球,就馬上會明白大自然的重要。我們所呼吸的空氣,食用的東西,有那一樣不是來自地球,有那一樣不是源於自然界,生態學最奧妙的地方是讓我們看到所有生物包括動物、植物、微生物以至細菌,每一樣都是互相依靠,是一個複雜而精密的系統,沒有了大自然,人類根本無法生存。有錢的香港人總覺得錢能買到一切生活所需,可是,喜愛自然的朋友富足的是在心中,不是為錢而活的。

7. 你去過香港這麼的地方考察,你覺得水口的生態價值怎樣?

沙坪生態在香港本身能有合適條件形成的海灣也不多,我最常去的有落禾沙(海星灣)、汀角東、下白泥等,而水口是我覺得最特別和喜愛的一個,因為這個沙坪十分闊大,水退後由陸地往海邊潮水相距近一公里,而且水口灣後灘仍保留一片原好的淡水濕地,整個生態系統才算是完整無暇。

黃志俊 (Dickson),參與多項海底基線調查、珊瑚狀況監測等工作,因為對本港水域狀況的瞭解,進而引起其對於海洋保育的關注。近年積極參與救救龍尾行動,並對政府最近提出的填海拓地建議持相反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