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期討論警權。

這期《論盡》討論澳門的警權。

第一次看見《論盡媒體》(後稱《論盡》)的紙本,是澳門的「边度有書」書店,那是文青們到澳門時必到的打卡點。附庸風雅玩貓之時,看見收銀旁放着字型、排版和質感獨特的《論盡》。我以為是Zine或者藝術雜誌夾著的海報/brochure之類,才5元,當然就買了。

我應該不是第一個被《論盡》色相吸引的讀者。回去細心一看才覺驚為天人,這麼「年輕的外表」,怎麼會對澳門政治、經濟和文化有這麼多的內容和分析?(這還反映在字數上──動輒1000字以上的訪問,在《論盡》並不罕見。)然後我才發現我在這個天天上網飽覽資訊的香港人,對一水之隔,同是特區的澳門是如此陌生,除了年年派8、9000元……然後就已經說不出澳門有什麼新聞和社會事件。

這天(2/3/2014)的「一小步」地區報分享會,《論盡》是唯一非本土的小媒體。編輯小花和悟麈早上趕船來香港,先到了添馬艦公園參與「新聞界-企硬-反暴力-默站行動」,然後去了遊行,才過來參加分享會。她們還把這些照片立即上載到《論盡》的facebook。

媒體應該要做什麼?

「香港人和澳門人都知道香港有什麼新聞,因為澳門也是看香港的電視台,但香港人不會知道澳門發生什麼事,因為看不到澳門的新聞,除了派錢。」小花說。

香港人「看不見的澳門」,也有本地的免費電視台(另有收費及衛星電視,當然免費電視台佔市場佔有率,廣告最多)、本地的一份主流報章已佔整個市場的七成。小花指這些澳門的主流媒體很多時都「重量不重質」:「他們沒錯是好像做了很多訪問,有好多贊成的聲音,但不是事情的核心。」也許,這也是一種社會的「和諧」。

主流媒體有最多資源和廣告收入,卻逐漸失去了監察社會的功能,當權者地位於是也會穩陣,其他小報雖然也在反抗,報道反對的聲音,努力地讓大眾明白社區所面對的問題,結集群眾的力量,但影響力真的不可與主流相比,就如螳臂擋車。

《論盡》就是其中一隻「螳臂」,「我們在做的,就是嘗試以獨立報的規模,去主流媒體本來應該做的」。

《論盡》在去年9月澳門立法會選舉期間,請來候選人「困獸鬥」地做錄影訪問,其中有位是現任議員,記者質詢這位議員為何在之前對外說某個議案會投贊成票,但結果投了棄權票?被訪者的全部反應,都上載到論盡在youtube的頻道。

https://www.youtube.com/user/aamediamacau

「我們又做了一個表要他們填,就是一堆討論了很久的議案,請他們填下會投什麼票,有候選人填到一半就發脾氣,「你哋咩媒體嚟㗎?我唔填喇!」」

什麼媒體….? 這些不就是傳媒本來應該做的事嗎?

這些吵鬧和爭論,在香港的我們看來習以為常,但原來在澳門是很少有的:「澳門傳媒做候選人訪問,通常之前要『傾掂數』,只能『係咁咦』問下,他們一早就知道全部訪問問題。」

 

13-DSC09467

製造公民討論空間

現在《論盡》的紙本每期印1500-2000份,小花卻指最大部分的讀者是政府中人,「起初是寄給不同的官和政府部們,要他們看,迫他們看,後來他們也知道需要看了。嘿嘿。」後來逐漸發展到,《論盡》的專題做了什麼題目,社區就開始「嘈」,開始討論和爭取。「我們不夠其他報紙做得快,因為資源真的很有限,可幸有成員是很資深的記者,可以拿捏新聞裡一些焦點,重提一些大家忽略了的,或者做一些值得掘下去的新聞。」

《論盡》#11記錄了「四大聯招」(四大學聯合招生)的論壇。小花說,在澳門考大學本來很「輕鬆愉快」,沒有公開試,學生總之向心儀的大學申請就可以了,「政府想有個統一考試制度,但又不是包括所有大學,只有4間官方的大學,去問教育部門的官員,他們又不公開回應和公佈,只在那幾間大學試行……如果沒有大反應,下一個學年就實行了,你話幾『得人驚』!」

對付不透明的政策,更要製造輿論──有什麼比由下而上的公民空間更適合,更有代表性?「問來問去無官肯答之後,我們在自己的辦公室搞了一個論壇,請來這個議題的持份者,由中學老師、教會、教育團體、教育學者去討論。在我們舉辦論壇之後的10日內,澳門的其他媒體都一起做過這題目了,連澳廣視都搞論壇去討論,這是十分欣慰的。」這不只是媒體的勝利,更是開拓了公民討論的空間和氣氛,贏的是大眾。

客客氣氣的澳門街?

除了這些「又硬又悶」的政經議題,《論盡》也會報道一些人情故事。《論盡》由開始已預留兩版做即將消失的小店,「初初我們也懷疑,有沒有那麼多老店可以寫?怕會脫稿(每月出版)。後來出現的情況是,只有我們趕不及時間做,期期都有舖頭快結業。」小花苦笑,澳門和香港面對的情況有點相似,「現在的新馬路是自由行的新馬路,不是澳門人的新馬路了。」澳門比香港小很多,人口只有60萬,面對自由行的衝擊不比香港小。

老店開始變名牌店變金舖,然後是有巨型建築在新馬路一頭一尾出現,「以前澳葡政府重視保育文物,不准建高過山的樓,但回歸後博彩業一開放就立即取消這條例,還有些樓宇起到上山腰,嬲死我了!」悟麈氣得差點要跺腳,「以前新馬路晚上好好風好舒服,好中意半夜放咗工去散步,現在無晒了……你要知道澳門沒有高山,那些只是小丘呀!這些龐然大物這樣就堵住了風,破壞了社區整個風景,沒有了本來的寧靜。」

不少澳門的年輕人對社會現像感到不滿,會用文藝的形式去探討政治,《論盡》也會找插畫師去畫一些嬉笑怒罵的創作,從另一面去諷刺時弊。「澳門街*的人都是客客氣氣的,但新一代開始忍受不了這樣的社會,會有不同形式的發聲。」悟麈是資深的記者,不少政要豪紳都是與她「friend 底」,可以約到他們做「好坦白」的人物訪問,這也是澳門傳統媒體少有的。

80-DSC09636

「小」但是有影響力

《論盡媒體》2010年開始時是「寄居」在澳門《訊報》周日的其中一版全版,及後出版紙本,也有網站facebook專頁發報消息。現時是澳門唯一一個同時有傳統和新媒體的出版。

現在《論盡》雖然只有兩個同事,但也逐漸對澳門的政府、媒體生態有影響力。「現在去採訪,行家會等我們來才開始『扑咪』** 。」這樣的影響力和空間也不是從天而降的,小花不諱言,《論盡》開始時連媒體註冊也遇到阻滯,不過現在已做了11期,暫時是唯一的澳門獨立媒體。

不能不記的

《八鄉報》的編輯朱凱迪及後在分享地區報之先,表示聽了小花和悟麈的分享很感動,要與家人商量,把有澳門身份證的家人每年從澳門政府所得的錢拿出來支持《論盡》。

這讓我想起,其實有些香港人也同時有澳門身份證的。不知道在悄悄分享著澳門賭業的利益,而同時不用承擔社區影響的香港人,認識了《論盡》,會不會有些帶來行動的想法?

《論盡》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allaboutmacau

webpage: http://aamacau.com/

註:

*以前的人會叫「廣州城」、「香港地」、「澳門街」,街就是指澳門較小的意思,而很久之前澳門真的只有幾條街。

** 「扑咪」是電子媒體的工作流程之一,通常一些高官名人出席活動之後,就會留下讓記者訪問。

[編按:「一小步」在3月2日邀請了九份不同風格的區報一起分享和交流,當晚時間有限,未有很多時間可以討論,本週將會陸續這些分享內容上載,希望可以引起更多討論。]

text/lokman     photo/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