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視幾時開到台,我唔知。仲有無得開台,我都唔知。」

聽到王維基在記者會上說出這句話,我心如刀割,痛入肺腑。

心痛,可能因為希望幻滅。兩個月前,收到《一小步》邀請,記錄香港的電視一年,全因我們深信2014年將會是香港電視文化史上的轉折點——兩間免費電視台牌照即將到期,續牌與否還看公眾意見;港台電視31正式啟播,公營電視開始更直接地介入平民生活;更重要的,當然是七月一日香港電視以流動電視形式開台,既於技術上顛覆觀眾對電視媒介的想像,又會於內容上正面對現時的電視台帶來衝擊……因此,我們預計這一年香港的電視,無論於節目製作,抑或媒體層面,似乎都將會面臨劇變。這場巨變,值得有心人拿起紙筆,用心記錄。

而作為本地電視的忠實觀眾,我更加想與這城的其他人一同經歷這場巨變:近兩三年,許多人離棄小箱子,寧願轉戰網上,看《我是歌手》,捧《半澤直樹》,為《來自星星》着迷。這種堅決與本地電視割蓆的取態,本來看似根深柢固,但踏入電視圈風雲變色的這一年,這種固有態度會否轉變?早已與本地電視絕交的香港觀眾(包括我)究竟是否有機會與電視,這個曾經與香港人息息相關的大眾媒介,來一次關係上的復和?我希望大聲發問,仔細記錄。

但到了王維基在記者會上宣告「走投無路」一刻,以上這個微小的希望,將近幻滅。我甚至想老實發問,再此下去,究竟我們還是否有需要記錄電視一年?對於這個異常沉重的大問號,我無話可說。

香港電視再受挫折,王維基走投無路,之所以令我心情重創,無話可說,當中至少有兩個原因。

一,電視要死。眾所周知,香港的電視生態從來算不上是「生態」,它只是一潭死水,由兩間自我感覺非常良好的電視台(一大一小)苦苦支撐。當然,若然抽絲剝繭,香港現時的兩間免費電視台各有問題,很難一概而論。但從多個月來,從觀眾的如實反應(例如《東張西望》和《ATV焦點》的投訴數字、《萬千星輝賀台慶》的收視),以至行內創作人員的真情剖白(詳情可翻閱由港視員工所寫的《政總留守抗爭日記》),我們大概已經得知,兩間電視台無論是製作制度,抑或節目質素,都是每況愈下,千瘡百孔。要他們突然良心發現,用心變革,根本無可能。

而港視的出現,本來正好施以外力,扭轉生態:一方面,它為死板的電視製作制度帶來生氣,將「創作自由」這四個絕跡香港電視多年的招牌,重新高懸,更加(有機會)逼使一台獨大多年的無綫重新審視制度,施以還撃;另一方面,它為觀眾帶來難得的選擇——晚上坐在沙發,想動腦筋、吸養份?不再需要依賴網上的外國電視,留守本土,我們(本來)可以有別的選擇……但原來不。我們一點選擇也沒有。

更可怕的是,若然王維基及香港電視發起的這場電視革命以失敗告終(希望現在還不是終結),香港的電視生態在可見的將來,似乎再無改變的可能。特別於製作的層面,現時的兩間電視台更可以肆無忌彈。

這種態度,其實在最近三場免費電視續牌公聽會上,已是展露無遺——無綫亞視的高層不單少理發言人士的意見,言談間更顯出他們根本從來不認為自己電視台的所作所為,是有違香港廣大觀眾的期望。譬如說,亞視前執行董事雷競斌就不諱言,亞視其實一直依循時代變遷,摸索發展路向,最終成功覓到一條「時事資訊的道路」,只是大家不懂欣賞;無綫高層於公聽會上亦甚少正面回應大眾近年的連番指控(如「膠劇」、「雞汁」),反而只想推廣其招牌節目,隱惡揚善,鞏固電視霸權……很明顯,要兩台聽取意見,從善如流,改進自身,是不可能的任務。在港視這個大敵已除的情況下,要他們變,更是不可能中的不可能。如是者,電視要死,與電視交往多年的香港觀眾,更加想死。

二、香港要死。王維基在記者會上照舊妙語連珠,soundbite不斷,其中最引起共鳴的,肯定是一句「現時的香港已經不是我所熟悉的香港」(下筆之時,此facebook status已獲得超過6,000 likes)。面對這番說話,小部分人冷嘴熱諷(「佢唔係而家先知吓嘛?」),大部分人淚珠打轉,使勁點頭。我的反應,正在兩者之間。一方面,我當然知道香港的各.個.部.分,已是遭逢巨變,不為你我所認識;但另一方面,我更覺得港視這件事是異常明確的標杆柱,再一次提醒香港人,我們舊日所相信、所珍視、所持守的一連串價值,已經完完全全失守——自由如是(請問明報員工、李慧玲)、公義如是(請問伍珮瑩),連法治也是。

當前在全香港人眼皮底下發生的這件事,就是明證。明明政府文件列明「流動電視服務一般不屬於《廣播條例》下須領牌的服務」,那為何港視開台又是違法?流動電視歸《電訊條例》,免費電視歸《廣播條例》,何以兩者忽然混為一談?當然,我們也明白政府的考慮,就是假如流動電視採用的制式,能「意外地」做到免費電視廣播的效果,當然應該搬出《廣播條例》,秉公規管。但在執行上又是否可以如此輕率,不從既定程序修訂這個因科技發展而引起的漏洞,反而像人大釋法一樣,就有關條文,用政府自己的觀點立場,草率詮釋?這肯定不單是大家這兩天最愛講的「亂搬龍門」,更加是漠視香港法治精神的「有法不依」。如王維基幾個月前所言,現在的香港,「究竟是政策大、法律大,還是特首最大?」這個香港,還是我們所認識的香港嗎?

政府(以至特首)的一個決定,謀殺電視,掐死觀眾,毀滅香港。再一次面對如此困境的香港人可以怎樣做?作為喜歡香港普及文化的電視迷,又如何將電視生態記錄下去?

阿果,文化評論人,喜歡跟流行文化做朋友,致力報答大眾媒體的奶水。

http://www.facebook.com/ah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