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

「香港一年」系列,由Breakazine! 突破書誌策劃,
計劃由201310月至201410月,走進這城的不同點,
從不同的點線面,捕捉這城轉變中的故事,
以呈現真相,不是控訴,而是喚醒人所忽略的變化。
1314,是「一生」,還是「一死」?
我們邀請這城30位見證人,

記錄小市民在自己的位置付出,
也帶着盼望見證這城如何能出死入生,
「一小步」會在計劃進行中,請部分記錄者以文字記下不同進程。

「香港一年」不會只着眼於香港一點,世界不是封閉和割裂的,我們找來曾旅居在外,並深受啟發的龐一鳴,成為其中一位見證人,記錄世界各地的轉變,

他會邀請他在世界各地的朋友,拍下照片,寫下每件大事對香港的啟示。

 

(右)Andrew

和年青人Andrew(右)到巴塞隆拿街頭賣藝。Andrew住在當地人Guillem Deu的家。他是支持加泰隆拿獨立的積極分子。當然要拿起爭取獨立的旗幟在他天台拍個照!

[2013年11月]歐洲可能會多一個國家,這些過程,對香港,會有什麼啟示?

11年前的11月,2002年11月,我帶着港幣4位數字的積蓄來到西班牙,打算住半年。首站選擇了巴塞隆拿,日日行經聖家教堂,呼吸高弟的建築差不多100天。這100天的住遊,成為了我往後十年做人和行動的重要養分。

那3個月,置身在巴塞隆拿,我強烈地感到這裡跟香港十分相似。香港人為中國的一部分,但說的不是普通話,而是廣東話;同樣地,巴塞隆拿雖是西班牙第二大城市,但多說自己的語言加泰隆拿語(Catalan)。說起身分認同,就更相似了,外出旅遊,香港人抗拒被誤為是”from China”,總會補充說”No, we’re from Hong Kong”;住在巴塞的也一樣,總會不厭其煩解釋,他們不是西班牙人,是「加泰隆拿人」(下稱加人)。當年,每個星期六下午,我都和加人踢足球,他們都不斷重複澄清自己的身分,每次我都很有共鳴,總不忘回應一句:「我們香港人最明白你們」。 還有,每次在巴塞的主場魯營球場作賽,加人都會展出巨型文宣:Catalonia is not Spain,還會展出L’Estelada(加泰隆拿省的旗幟),面積足足有整個球場那般大!他們把握每一次機會傳遞信息,不放過任何吸引眼球的機會。看到同病相憐的加人,你叫我如何可以不愛他們?

今天就算離開了巴塞隆拿,仍時時留意加人的一切。幾年前看到他們又進一步「去西班牙化」,把西班牙文化象徵之一「鬥牛」全面禁絕。這其實是推動多年的運動,近年成功地與尊重動物、反對虐待生命的世界潮流一拍即合,最終於2012年,在加省議會通過了法案。從此,加省再沒有鬥牛活動,這項西班牙國粹在加人的土地上,成為歷史。

10年後的2012年11月,加泰隆拿獨立運動達到歷史的高峰,加省再一次成為我人生的焦點。事緣9月11日加泰隆拿的民俗日,共有超過150萬人上街要求獨立,成為有史以來最大型的同類行動。加省政府無法不回應人民的怒吼,發起提早省議會選舉,以支持加省獨立為焦點,讓加人以選議員的渠道,表達獨立的意願,迫使西班牙政府正視加人的訴求。這不就是香港2011年五區公投的翻版嗎?結果,加人差不多7成人投票,支持獨立的政黨贏得過半數議席,所得票數亦大幅上升。加人對獨立的意願可謂清晰不過。

可惜,西班牙政府沒有英國政府容許蘇格蘭公投是否獨立的胸襟。馬德里政府更公開發言,斷定加省爭取的公投違憲。原因除了打壓這種分離主義外,還因為加省是會生金蛋的,加省上繳的稅款,共佔中央的總收入兩成。沒有加泰隆拿,身陷財困的西班牙將會更捉襟見肘。

一年過去,加人以一貫異於常人的堅持,於2013年 9月11日的加泰隆拿民俗日,發動200萬民眾上街,手牽手結成人鏈,橫越400公里的土地,向西班牙政府施壓,爭取公投。要讓加人表決是否脫離西班牙,獨立成立加泰隆拿國,否則誓不罷休。看着加人經歷了數十年的爭取獨立運動,行到了這成功前的最後一步,怎能不心情激動?

特別想起香港人爭取普選的訴求也一直被打壓。好不容易快到2017,據說將可以一人一票普選特首,卻又傳來候選人必須經過預選的假普選的消息。有些香港人無奈地只好發起佔領中環,孤注一擲。加人和港人在2014年都會經驗關鍵的一年。加泰隆拿和香港,我想,都無法不踏上改變之路,等着瞧吧。

這兩年來,為了獨立這議題,加人和西班牙人已經發展到不只是政府層面的對立,家人、朋友、同事之間也不時因此辯論到頭崩額裂。當中,加人感到特別傷心的是來自西班牙其他地區的西班牙人,對他們訴求的冷嘲熱諷。又不禁想起佔中將至,看來我們也會經歷這個和身邊人反面的可能。大家預備好了沒有?

今年七月和十多位青年人再來到巴塞隆拿街頭賣藝,住在當地人家,當然送出來自香港對他們的支持!

加泰隆拿人加油! 有一天,你們不只擁有一隊地上最強的足球隊,你們將會為歐盟和全世界帶來一個新的主權國家,到時候三百年前的敗仗將會成為過去,你們會成為全世界所有追尋理想的人民的模範。

龐一鳴,受《地產霸權》一書啟發,在2011年發起「一年唔幫襯地產商」行動,一年後仍然繼續。深信政治不只是政黨和選票之間的競逐,改變要自己身體力行去實踐。

迴響

  1. But then if after so many years’ fight they still failed to attain their independence (and knowing from some catalan friends, they too are actually clear that they will not be able to get that due to the stress from all four sides), will this be a sad example for Hong Kong people to see?

  2. thx for writing jill. with friends from catalonia, i think you must have a better picture of the issue. although they still havent won their independence, even the most pessimistic catalans cannnot deny that the have acheived so much in the past 2 years and they are now the nearest ever to the success. you may think this is a sad example, but i look at it differently. at the very least, catalans have successfully kept the language, their culture, and have won quite a high degree of autonomy and have never lost the will to fight for independence. and we are not talking about years, but this is for almost 3 centuries. ppl in europe, if not the whole world, respect the catalans for their determination and endurance. in this sense, i think it is an encouraging example for us. if we hk ppl are strong and determined enough, we will be able to keep our cantonese, our lingnan culture, gain more autonomy and our universal suffrage without any interference from beijing and perhaps more!
    while even the notorious dictator france banned catalan in his almost 3o yrs rule, catalan survived. we hk ppl can definitely learn a lot fr the catal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