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點符號,中小學生一定有考過,同學們都是很機械式的去操練這些題目,是試卷的「執分」題。至於日常溝通,大家除了逗號,最常用的應該是「XDDD」或是「~~~」吧。

考試要考的,往往與日常生活分割,說一套做一套。這是香港學生的犬儒必修課。

2012年3月25日,梁振英當選特首。有人說,這是dark age之始。李旺陽被自殺、發展新界東北地區、高官如何「僭建」誠信…..還有我們一定記得的國教風波,和背後的一班年輕人。

2013年3月25日,他們幾個主要成員創立了網上平台,名為《破折號》。總編輯劉雪盈(Suki)表示,《破折號》一如其名,想在資訊爆炸的時代裡,為資訊作出延伸和解釋,這也是社會運動的論述基礎。

hkdash_LP03

讓90後的論述土壤,遍地開花──

Suki正在浸會大學修讀社會科學系一年級,去年聽到政府要在中小學推行國民教育科,覺得很不合理。「我小學時已喜歡看歷史書,覺得自己是中國人,也認為自己是愛國的,但將愛國變成考試,我覺得不可以接受。」考完DSE後,就開始參與「學民思潮」的運動。由5月開始在街站幫手,直至9月在公民廣場的抗爭,也有參與。

9月8日,反國教運動取得「階段性成果」,政府宣布撤回3年開展期,大聯盟決定撤離廣場,宣布把抗爭形式轉化為遍地開花──如果大家仍記得,當晚實在群情洶湧,現場和網上,反對聲音不絕。遍地開花?也許不少人會覺得是託辭;但解釋是沒用的,怎樣長線地做、怎樣提升一般人對國民教育的敏銳,才是實際。

「在參與運動的過程裡,我們發現論述和討論空間對於一個運動是很重要的,當行動(反國教)告一段落,我們就想開始一些較長線的工作。」這是《破折號》的起始點。

有了批判思考,都唔一定會care──

三三四新學制在2009年開始,學制上以「香港中學文憑試」(DSE)取代了中五會考和中七的高考;學科方面則除了中英數外,新增了通識科為必修科。

通識科培養了同學要留意時事,會不會令關心社會的人多了?Suki笑了笑,聳聳肩說:「唔係咖,有尐人係唔care就唔care。」是的,反國教這一役,實在讓香港人對中學生多了一點美好的想像,以為所有中學生都這樣熱血。

「上堂,考試,考大學,這好像已是一條安排了的路,有無其他可能性?好多人都會話,大家都係咁咖啦,最後一年咪係咁奮鬥囉,仲有咩討論空間呢?」這是現實。很多同學都想找黃之鋒做IES訪問,於是他搞了個交流會一次過滿足同學的需要,正因為他自己也不夠時間做IES──即使少年得志,即使全香港人都見識過你的能力,你仍得要接受制度的折磨。

「既然因為通識,大家已經有了『多留意』呢個process,就唔想大家停留在只為考試,而是除了考試,平時都會留意和關心。」Suki希望,《破折號》可以成為從他們這一代出發的媒體製作。「有人問過,點解唔係全部文都係中學生寫呢?其實我哋嘅文係由淺到深都有,有些作者可能一直都有喺報紙寫文,或者在大學教書,我也會請他們盡量深入淺出去解讀社會時事。新世代資訊好多,我們在想的是──有沒有一些解釋的渠道,可以用簡單的方法,讓大家平時上Faceook都有機會見到和討論?」

Suki說,希望以中學生身邊熟悉的議題入手,在教育專題之後,正計劃做有關動漫的題目,「希望專題可以喺general裡面,搵到同睇見particular。」

不專屬學民思潮的網上媒體──

三月下旬,大家都從「學民思潮」、「黃之鋒 Joshua」的Facebook專頁的「吹風」,知道《破折號》即將誕生。《破折號》在3月25日晚上8時才開站,當天傍晚6時已經有2,000人like。

Suki覺得,「好多人都在Facebook留言寫嘢,會睇新聞,有很多事情大家平時會留意到,但未必有深入討論,或者行出一步。我哋唔希望淨係尐學者同社運人士去討論,中學生其實也可以做,亦不限於學民思潮,因為論述係屬於整個社會嘅。」

不少人問,《破折號》會出版刊物嗎,Suki認為言之尚早:「始終我哋都係學生,時間有限,做媒體上嘅嘢我哋都仲摸緊……同埋budget實在差太遠喇。做個網站宜家我地幾個學生夾尐錢就搞到,唔需要好多錢,但印出來就係另一回事了。」

網上媒體的一個好處,是容許很多實驗發生,容許製作人按自己的步伐推出內容,就像他們的教育專題,在訪問之際暫時只出了兩篇,如果是在傳統印刷媒體,這情況就不容發生了。

時機,要對準社會關注──

Suki 一直有寫blog,也是輔仁媒體作者之一,她認為做網媒,時間性是最重要的。「過了時機,大家討論的焦點,最關心的那個位都已經不同了。《破折號》要吸引target group的話,就要跟得貼尐,不過大家都要返學,時間又爭尐。」很多人都知道以社交媒體凝聚社會關注是大趨勢,但談到要掌握,就不容易了。

去年的反國教運動,學民思潮用Facebook凝聚社會對國教議題的關注,至今已累積超過16萬5千個like。最近的貨櫃碼頭工潮,工友都是以Facebook專頁「碼頭的辛酸」(現已超過2萬個like)作為對外發布消息、對內互相打氣的渠道。「現在有很多社會運動都由網上平台發起,大多數人都係上網了解來龍去脈。」Suki說。

公民覺醒只是一刻,就如當天在公民廣場裡所經歷的沸沸盪盪。激情之後真的要有改變,就要長期付代價花工夫,不斷思考,不斷看書,不斷討論,不斷實驗。論述的建構能否在快來快去的Facebook feed和網站裡累積,今天仍是疑問,但實驗卻是必要的。

破折號除了用於延伸和解釋,也用於語意轉折的時候。今天的香港剛好就是處於破折號之後,怎樣寫下去,就看看每個香港人怎樣選擇,願意付出什麼代價了。

訪問,撰文:lokman

lokman,讀了新聞系還不懂當記者,做過文化節目仍沒有文化,生活乏善足陳卻經常沉迷在Facebook亂貼一通。一把年紀的八十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