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Breakazine! 018 《政治360》)

以「傳媒人」自居的,心裏總有一把向社會說話的聲音。想告訴眾人what went wrong,想引起注意,想在位者聆聽。當在位者聽到了,你會希望他改變,盡責任把事情撥亂反正。

想不到,他突然把你從發聲平台拉下來,說「我們要培養新一批主持」。

當了30 年傳媒人,吳志森一直透過媒體為弱勢社羣發聲。「我早料到有此一天。想不到的,是這麼快。」2011年11 月,港台宣佈不再與他續約,從此《自由風自由phone》不再有他的聲音。「香港明顯在倒退了,這是不可扭轉的─ 我們能做的,就是盡力減慢其衰敗的速度。」他說。

sam

自廢武功的媒體

在香港當傳媒人,從來都算自由自在。「言論自由」是我們的金漆招牌,也是我們在中國的土地上,唯一自豪的特權。近年,媒體卻因為內地因素和地產霸權,自願萎縮,自我審查。不是怕得罪中央,就是怕得罪廣告商。

「我稱這為自我閹割,當內地傳媒在嘗試打擦邊球,我們卻『船頭驚鬼船尾驚賊』。」吳志森說,這和滲入本地傳媒的商人勢力不無關係。「為什麼一個商人會想入股報紙?眾所周知,做傳媒是不會賺錢的。

「但做傳媒可以攀附權力。如果你只是一個區區商人,中央是不會睬你的。但如果你擁有一份幾十萬發行量的報紙,胡錦濤就會見你。」他說。

全港媒體都活在這兩個魔咒之下,唯一例外是香港電台。它雖依靠政府公帑,但多年來編採獨立,運作接近公營廣播,理應更有空間是其是、非其非,作為大眾發聲的渠道。誰知回歸後,接連受到上頭壓力。《頭條新聞》、《議事論事》諷刺時弊,批評中央政府,多次被親中人士公開指責,稱港台「不清楚誰是自己的老闆」。

山雨欲來,在港台10 年的吳志森卻見慣不怪。自從2007 年當上《頭條新聞》的太后,他備受壓力。2010 年,更有傳被前任廣播處長黃華麒點名,要求不予續約。「當時的社會迴響比較大,最終沒被換掉;這次社會反應比較小,他們就過關了─也許是因為我們被溫水泡着泡着,太舒服了。」

和風細雨的影響

吳志森說,他從來不是大班、毓民那種「拳拳到肉的名嘴」,咪前連珠發炮,咪後還會運用自己的人脈發揮影響力,務求即時有效果,解決問題。他做的,只是帶聽眾「直面問題」,一同找出問題核心,以及堅持為弱勢的人發聲。「我是記者出身,不是以社會運動的方式來鼓動羣眾。所以,我唔覺得自己開咪有任何即時的影響力,反而是一點一滴、和風細雨,希望empower 大家,減低那份無力感。」

許多政策或社會問題,千絲萬縷,媒體的作用就是做中間人,讓普羅大眾有方法了解真相。吳志森於節目裏曾跟進過菜園村事件,提出智障孩子18 歲無書讀的荒謬,揭露過「國民教育」諮詢文件內的洗腦問題,指出菲傭申請居港權的4 大關卡等等。

「看見真相,大家才能真正討論問題,找出解決的關鍵,思考的質素才會提升。」他說。「這幾年開咪,聽眾的問題水準愈來愈高,我覺得是有果效、有反應的。」

當權者的壓力

有反應的,不只是聽眾。

2010 年11 月起,左派報章《大公報》、《文匯報》不斷點名批評吳志森在電台的言論。他自己算過,有超過70、80 篇相關文章。文章題目不外乎〈吳志森:你有批評過反對派?為建制講過好話嗎?〉、〈吳志森充當「政治打手」〉、〈吳志森走火入魔 港台豈能放縱?〉等等……

「我有嘗試了解他們的批評是什麼,但文章實在毫無邏輯、難以閱讀,我還是放棄了。」面對文革式批判,他處之泰然,但身邊的同事開始感受到壓力。「你想像一下,如果你是節目監製,你手下的主持不斷被人點名批評,你驚唔驚?」

《大公報》、《文匯報》兩份報章市場佔有率極低,在市民心目中的公信力排名一直最尾。為什麼他們的評論和讀者投稿,竟然可以把一個港台的主持拉下馬?「《大公報》、《文匯報》當然不是給你和我看的,亦不需要你和我看。只要在位的看,也視之為中央的聲音,就自然有其影響力。」

終於,2011 年11 月某天,吳志森和周融獲邀與副廣播處長戴建文、中文台台長周偉才和節目部總監梁家永吃午飯。「地點是一間高級意大利餐廳,餐牌上有白松露可點。」吳志森說。

煞有介事的飯局

工作10 年, 從來沒獲邀去過如此大陣仗的飯局。「500、600 蚊一個套餐喎,lunch 喎!」無事不登三寶殿,他說,早已為自己做好心理準備。「作為一個成熟的男人,唔係simple and naive,一睇就知來者不善啦。」

告訴他不再續約,他沒有意外,也很冷靜。讓他哭笑不得的,反而是那個換人的理由。「他們說,節目要改革,要加入更多年輕的元素,聽多尐聽眾電話,所以airtime唔夠,只能容納一位主持,就要請你哋兩位起身──這是direct quote。」

「聽完之後,心裏講咗句粗口,不禁要問:點解你哋尐理由咁蠢?」他說,「既然還需要一位主持,為什麼不是我?我自問都做咗30 年,有豐富經驗,咩角色都勝任啦。年輕的元素?即係咩呀?」問都多餘,反正是一個政治決定。「對於無辦法改變的事情,我不會再花力氣去想。」他說。

一個主持的消失

吳志森不見了,總可以聽第二把聲音吧。還有哪個?大班、毓民、飛哥都走了。「其實每一把聲音都重要,特別是批判的聲音─這是我們的官員永遠都不明白的。」

「當公共領域的聲音不斷被消滅,只剩下單聲道,一味稱讚,民智只會倒退,那時又何來公共參與?有得選特首,我哋仲識唔識投?

看着前路,吳志森說自己是「悲觀裏的樂觀」。「香港的衰敗已是必然,這是大氣候。但我們仍然可以逆大潮,減慢衰敗的速度。所以唔好驚,一定要發聲,不能保持沉默!我的想法和動力很簡單,只是不想自己的女兒長大後,不能享受我曾經有過的言論自由、集會自由。」他說。

沒有《自由風》,慶幸《頭條新聞》的太后還在。「做埋呢季睇吓點啦,」森哥說,「做得幾耐得幾耐,堅持到底就好。」

文:dydy,圖:andy
Breakazine! 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breakazine

人物:吳志森

80年代香港中文大學生物系畢業,曾參與中大學生報及中大學生會,投入學生運動火熱年代的尾聲。畢業後,投身傳媒行業,希望用文字、用媒體改變社會。曾任職於左派雜誌《廣角鏡》、無綫電視公共事務部、商台、港台。文字、廣播、網上評論都有涉獵。

「這麼一晃,就磋跎了30年。」他笑說。

網誌:http://samngx123gmail.blogspot.com

Breakazine! 018 《政治360》,2012年3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