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成長,會被薰陶去擁抱「發展是必然」、「落後就當被淘汰」、「農業過時」、「香港地少人多,沒地起樓,拆遷是必然」等等的思想價值。

但人大了,會反思,去反問,嘗試了解多些,就發現很多由上而下的講法,都不是必然正確的。

在拍攝紀錄片《趁還有墟》時,與